青柠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芜卦 > 第221章红尘乱一场
    芜卦正文卷第221章红尘乱一场随着她的这一声清喝,只见六杀的手臂上似牵扯出了一道线,将他的手臂猛地一拉,朝外一拽,尖刀竟被他不自觉地甩出!

    与此同时,看准了时机的小茵亦以肘部猛地朝着六杀的腹部撞去!

    只听得六杀的一声闷哼,他的身子蜷缩一阵扭曲中,小茵快速从他的挟持中逃出!

    弃如烟的皓眸之中掠过了千般欢喜。

    却于此时,小茵望向弃如烟的眼中却充满了恐惧!

    在她的瞳孔之中倒映了一支利箭朝着弃如烟的后背穿梭而来!

    “不要!小心!”

    随着小茵的惊诧高喊声,弃如烟猛地回转身,却见那箭已至了身前!

    箭端冰冷如霜刀般而来!

    弃如烟想要挡或者是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却在这一瞬间,一把水粉色的折扇飞旋疾速而来,掠过了千般的华光飞卷于一处化作了无数的光径直挡在了弃如烟的面前!

    只听得见“咔擦——”一声,箭端遇到了折扇撞击出火光无数,刺耳的摩擦声不断回旋于弃如烟的耳旁,令她心惊。

    “啪嗒。”

    折扇和箭在半空之中停滞了许久,终究还是箭败下了阵来,无力地垂落在了青石板的街面之上,耷拉了一丝尘。

    而此时,在对面的房檐屋顶之上,一道身影看见了这一切,似犹豫了片刻,还是往下一沉便隐去了身影。

    “宁惊尘?”

    弃如烟身后的六杀见了这把折扇认得很,他蹙了蹙眉,抬眼望了方才那人隐去的方向,咬了咬牙,亦不甘心地隐去了身影。

    “是阁主!”

    小茵无比欢喜地朝着阁楼凭栏处的一道身影一指,喜极而泣地欢呼雀跃道。

    她从来未曾如此期盼阁主的到来。

    弃如烟轻轻接过了折扇,折扇在她的手中听话的很,乖乖地躺成了一把花的模样。

    她的红唇旁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轻衣素缟站于街上华灯下,缓缓朝着那凭栏处望去。

    却见他一身淡蓝色丝质绸缎遮身,腰际间完全不受束缚衣袂随风而扬,犹如那天边的一片飞雪,似比那天际的星辰还要耀眼,比那天边的白云还要温柔。

    他的发带轻束松松而系,单手负于身后,眼旁似有一丝愠怒之意,却很快在见到她无虞之后化作了浓浓的欣慰笑意。

    他的脚尖轻点地,整个人飞掠而起,越过了凭栏上的大朵硕大红艳的玫瑰花而下,轻轻落在了弃如烟的身前,唇旁掠过了一丝无奈之意。

    弃如烟怕他责备,将折扇挡在了脸庞,些许心虚地说道:“是我带小茵出来的,要怪,就怪我吧。”

    “怪你?还不如怪我自己家教不严……”

    宁惊尘无奈地笑了笑轻轻拿开了她手中的山河扇,然后牵过了她的手,一丝丝滑和温润之意瞬间从他的掌心传来,暖的弃如烟心尖一怔。

    “你不是在魔界吗?怎的来了此处?”

    弃如烟见他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大略猜到了几分。

    “没什么,不过是正好路过,看见了而已。”

    宁惊尘只是略略扫了她一眼,漫不经心地慵懒说道。

    “哪有那么巧正好顺路……阁主明明就是……”

    小茵看见了宁惊尘鞋子上的尘土不禁在弃如烟身后小声嘀咕着,却被宁惊尘回头的一个瞪眼瞪得把话给收了回去。

    弃如烟自然是知晓这一切的,只不过她知道宁惊尘不愿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方才那支箭掉落的瞬间,她似乎看到了箭端上刻着一个“七”字。

    若是她猜得没有错,方才那支箭便是七易射出。

    而七易是谁的人,便不得而知了。

    她不想去多想什么,她只知道,宁惊尘这一路来一定累了,她想回去给他泡一杯茶。

    “你今晚想吃什么?”

    弃如烟轻轻环过了宁惊尘的臂弯,一甩一甩地笑嘻嘻地拉着他往前走,就像方才根本不曾遭遇过什么一般。

    “唔……鸡腿吧。炸鸡腿。”

    宁惊尘似认真想了想,托腮了半天才镇重地说道。

    “每天都是鸡腿……你不腻吗?”

    弃如烟悻悻地看了他一眼,白了他一下,嗔怪着说道。

    “不腻啊。你不是还没腻?”

    宁惊尘将臂弯绕过了她的脖颈,揽着过了她的肩膀,将她环在了怀抱里,轻笑着宠溺说道。

    ——只要她还没腻,他永远不会腻。

    “那好吧……再加个酒酿圆子吧~~~不然我都感觉我天天在虐待你……”

    弃如烟心虚一笑,钻出了宁惊尘的臂弯,欢笑着朝前奔去然后转身回头对着宁惊尘扯出了一个鬼脸。

    “慢点,一会儿摔了。”

    宁惊尘无奈而宠溺地看着这般肆意地欢笑着的弃如烟,眼角全是如雪的温柔笑意,片片散落在黛青色的星空之中,闪烁而耀眼。

    一个在闹,一个在笑。

    他们便这般如惊鸿一般地在长街之上你追我赶,衣袂齐齐而舞,长发随风而动,笑声盈满了整条西市街。

    满满的都是幸福的味道。

    华灯正耀眼,芳华正好,一切都是刚好的模样。

    在离他们不远的身后,在长街的尽头拐角处颀长地站着一道身影,久久地凝望着两人远去的身影,眼中皆是落寞伤感之意。

    他的目光灼热而滚烫,眼前的这一幕对他来说却又是这般刺目,令他藏于袖口之中的双拳缓缓紧握住。

    青筋毕露。

    华灯之下,缓步走来了另一道身影,停在了离李笙五米之远的地方,笑了笑说道:“想不到冥王殿下对弃姑娘如此深情……只可惜了,弃姑娘并不知晓你对她的一往情深……”

    那人的眼眸微微一抬,一抹促狭狡黠目光闪烁而出,在灯光的一耀下如狼一般贪婪。

    “闭嘴。”

    李笙的眼中掠过了不耐烦,冷冷地打断了那人的话,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便径直往前走去。

    “冥王殿下不等一等听听于某的建议吗?”

    那人见李笙负气便要走,唇旁掠过了一丝阴险的笑意,似急忙上前一步一般,招呼着李笙。

    “抱歉。李某没有兴趣。”

    李笙走得更快了,似十分厌恶此人一般。

    “难道,冥王殿下连弃姑娘想要找的人在何处也没有兴趣知道?”

    那人提高了分贝,胸有成竹地反问道。

    灯光下,他的侧颜之上掠过了一丝阴沉的笑意。

    “什么?”

    果不其然,李笙停下了脚步,皱起了眉。

    他还是转过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