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召唤万界之绝世帝皇 > 第二十八章 敢打朕女人的主意,死!
    李云回到了宫中,这时候,狄仁杰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看到狄仁杰,李云淡淡问道:“那件事查的怎么样了?”

    狄仁杰行了一个礼道:“陛下,我查到了!”

    “哦,是谁想要杀朕?”

    “陛下,要杀你的人不是太后,而是刑部尚书高崖!”此言一出,李云顿时无比惊讶。

    因为他知道,刑部尚书高崖乃是丞相的党羽,可是那天,自己和丞相的女儿在一起,丞相怎么会派人来杀自己呢?这不合理。

    看到李云眉头一皱,有些疑惑的样子,狄仁杰立即解释道:“陛下,臣查过,高崖除了林相的党羽,他还有多重身份。”

    “哦,什么身份?”李云连忙问道。

    “他和太后有过交易,和丞相有过交易,除此之外,他还和另外一个人也有过交易。”

    “谁?”李云立即问。

    “就是想要夺权的三王爷!”狄仁杰立即道。

    “碟中谍?”李云惊讶道。

    “何为碟中谍?”狄仁杰不解问道。

    李云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你接着说。”

    “臣发现他和这么多人有过交易,所以臣就去查了他的背景,最后发现,他曾经是三王爷的母亲一手扶持提拔起来的,也就是说,他的真正的身份并不是丞相的党羽,也不是太后的门客,他是三王爷安插在太后和丞相身边的暗探!”

    此言一出,李云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明白了,高崖既不是太后的人,也不是丞相的人,而是三王爷手下的人。

    这样,所有的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其实这件事情一直有两个疑点,如今这两个疑点都能解释了。

    第一个疑点,当初李云下令诛杀谋反之人九族之时,高崖就有些犹豫,他无论是太后和丞相的党羽,都不会因为这件事犹豫,如今他是查出他的身份是三王爷的手下,所以他才会念旧情,不想诛杀那些谋反之人。

    第二个疑点,当时林婉儿和自己在一起,丞相不会连他女儿一起害,所以不可能是丞相,所以当时李云怀疑太后,但是太后的手段李云已经见识过了,一出手就是司徒婉清这种级别的高手,当然不可能派那些三流高手来杀自己。如今是刑部尚书所为,那么这点也能解释通了。

    自己诛杀了三王爷的所有党羽,所以刑部尚书为了报仇,派人来暗杀自己。

    其实刑部尚书已经做得很好了,他已经将盖聂从自己的身边引开了,可是他却没想到李云身边还有高手,导致他的计划功亏一篑。

    “你有证据能证明那些杀手是刑部尚书派来的吗?”李云连忙问道。

    狄仁杰摇了摇头:“那些杀手已经全部死了,现在死无对证,虽然有些物证,但是证据不充分,凭借我收集的这些证据只怕难以对付他。”

    李云思考了几秒钟,淡淡道:“没事,我有办法对付他!”

    “什么办法?”

    李云淡淡笑道:“同样的套路,坐山观虎斗,既然高崖身份这么多,我们就告诉太后高崖是丞相的人,告诉丞相高崖是太后的人,然后让他们狗咬狗,到时候,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陛下英明!”狄仁杰连忙道。

    李云淡淡笑道:“好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

    狄仁杰转身离开了。

    这时候,李云淡淡喊道:“欧阳先生!”

    “草民在!”

    这时候,欧阳锋来到了李云的面前。

    李云看着欧阳锋淡淡道:“欧阳先生,朕要你去杀一个人!”

    “哦,不知陛下要杀谁?”欧阳锋连忙问道。

    李云淡淡道:“太傅之子,张子君。”

    “敢打朕的女人的主意,朕说过要你死,就一定会让你死!”

    “暗暗杀了他,做干净一点,不要留下痕迹!”

    李云淡淡道。

    “是!”欧阳锋顿时离开。

    李云知道,以欧阳锋的武功,暗杀一个人是何其简单,只要稍微用点小毒,那张子君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

    李云来到了房间之中。

    这时候,司徒婉清正坐在床上,她还没睡。

    或许可以说,她不敢睡!

    因为这里是李云的寝宫。

    现在司徒婉清功力尽失,与一个弱女子并无区别,而且还身中剧毒,随时都可能毒发身亡,她的性命全部掌握在了李云的手中。

    李云淡淡望去。

    只见她忠诚度那一栏显示大大的0。

    李云知道,她很显然不会臣服于自己,李云没有杀她,是因为她还有用。

    她手里掌握着一个大秘密,她是仙门之人,太后也是仙门之人,仙门之人为何要夺他大秦江山,这其中辛秘,若是问出来,必定是惊天秘密。

    所以李云并不能杀了她,还有一个原因,她是自己和太后斗的筹码。

    李云慢慢的来到了司徒婉清的面前,淡淡道:“还没睡呢?”

    “睡不着!”

    “也对,太后让你来伺候我,我还未回来,你怎么又睡得着?”李云微笑道。

    “她并不是让我来伺候你,她是让我来杀你!”司徒婉清冷冷道。

    “哦,看来你还是有些觉悟嘛!”

    “你也知道她是让你来杀我,那么你为何不想想她为何派你来杀我?她派你来杀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的后果,她有没有想过你能不能全身而退?她有没有想过你会被我擒住,身中剧毒,被我囚禁在这宫中?”

    李云一句句,问进了司徒婉清的心间。

    这时候,她的脸色有些微变。

    李云微笑的看着她道:“其实在她的眼中,你只是一颗棋子罢了,而她却从未考虑过你这颗棋子的后果。”

    说到这里,司徒婉清脸色微微一动。

    “你想要说什么?”

    “还是那句话,你告诉我你们天魔教为何要来管我庙堂之事,我可以考虑放了你!”李云淡淡笑道。

    “我只是遵守教中命令,并不知道任何秘密。”司徒婉清淡淡道。

    “那好,我不问你天魔教的秘密了,告诉我太后的秘密如何?太后如此对你,用她的秘密来换你的自由,不亏吧?”李云看着司徒婉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