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哪件事更重要2
    把徐薇小茜茜以及水云领回家的时候,石瑾发现自己还忘了买猫粮。

    好在水云在公司里早就被人喂得饱饱的,石瑾切了一块鸡胸肉用水煮熟之后扔在水云的食盆中,防止它半夜饿着之后没吃的乱叫。

    徐薇和茜茜已经把水云抱去卧室,客厅里电视机开着,石瑾把手机搁在茶几上,自己坐在沙发上始终不敢拨通任素瑶的电话。

    韦月给她汇报施工进度的时候,领着徐薇她们走了两站路回家的时候,石瑾都心不在焉,纠结着该怎么和任素瑶打那一通电话,中午的时候还可以糊弄过去了,晚上就不行了。

    两人关系骤变,石瑾又乱糟糟的忙了一天,根本没有空闲让她去适应这种变化,情感上的事,让她两世修行数十年锻炼出的应酬本事毫无用武之地。

    觉得自己终究不能逃避,石瑾把手伸向手机,然后心跳就开始加速,仿佛那桌上摆的是个随时会爆炸的手雷。

    手腕一偏,拿起的东西变成了遥控器,石瑾胡乱换着台,反而开始抱怨起怎么不是任素瑶给自己打电话。

    一手撑着脑袋,石瑾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茶几上的手机,指望着任素瑶自己能把电话打过来,她还是比较喜欢被动。

    嗡嗡的震动声真的响了,石瑾一瞬间以为自己愿望成真,一个挺身坐了个端正,颤抖的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之后顿时泄气了。

    “妈,有什么事。”

    “薇薇的书你拿到了没?”

    ……

    应付完了石妈的质询,石瑾摩挲着手机的外壳,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拨通了任素瑶的电话。

    等候任素瑶接通电话的时候,石瑾的时间感混乱无比,既觉得度日如年,又觉得时间过得太快。

    “喂!”

    三声响铃过后,电话那头传来了石瑾熟悉的声音,与此同时,忘了把电视机音量调小的她还听到了另一个让她若有所悟的消息。

    “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新浪网已确定于4月15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据悉,新浪网总裁王志东已于近日赴美举行路演……”

    石瑾一言未发,静静的听完了这则央视二套播送的财经新闻,心里却忍不住狂喊,老子知道该从哪里弄钱了。

    这时候的手机话筒没有通话降噪的效果,电视里的新闻一字不差的被任素瑶听了个正着。

    这是个什么情况?

    任素瑶想不明白,石瑾为什么不说话,就让她在电话里听了一段财经新闻。

    新闻的内容任素瑶没怎么听进去,接到石瑾的电话她其实是挺开心的,这一整天她其实过得并不比石瑾轻松。

    没有石瑾十几年前就已经做好了的心理准备,她真的只是这几天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同性,而且年龄差距还有点大。

    她也没办法像不谙世事的小成鸽一般,单纯的把喜欢当做两个人的事,已经三十多岁的她,知道这种与普通人的差别会招致常人无数次的异样眼光。

    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向石瑾表露了心迹,一切都很突然,突然到她走在路上,也会担心路人认出她的性取向异常。

    但是这种担心却没有减弱她对石瑾怀抱里的安全感的留恋。哪怕她自己都觉得在一个比自己年幼,而且是还是同性的怀里获取安全感是件无比荒唐的事情,可她就是留恋。

    电话虽然通了,可是石瑾不说话,任素瑶内心只觉十分委屈,她现在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想听到石瑾的声音。

    “瑶瑶。”

    电话那头的石瑾终于开口了,新闻念完,电视似乎是被石瑾关掉,话筒里安静下来一瞬间之后,就听见石瑾的这一声“瑶瑶”。

    不是没人这么叫过她,可是任素瑶从来没从石瑾口中听到过,平常石瑾跟她说话时,都是用的一些“你”、“嗯”这些代词一带而过,偶尔跟别人介绍她的时候也是直接用名字或者任女士之类的显得正式的称呼,猛不丁的从石瑾口中听到这么亲昵的称呼,任素瑶总感觉很别扭。

    说不上讨厌,但是就是感觉非常不自在,太肉麻了。“瑶瑶”两字不断在她脑海中回响,她现在根本顾不上去考虑石瑾给她听那条新闻的用意。

    好吧!石瑾任由新闻播完这一举动其实也没什么用意,她只是需要一个缓冲,能让她自己心里觉得开口时不至于太过突然,虽然任素瑶觉得挺突然的。

    “纳斯达克的股指马上会暴跌。”

    连可能、估计这种带有回旋余地的词都没用,任素瑶被石瑾这句话从恍惚中拉出来。

    又来了!

    孤注一掷的赌法国队会赢算一件,准确无误的从未来过的鹏城找到丝毫不起眼的企鹅公司去投资也算一件。

    这种明显就是要告诉别人她能未卜先知的事情以前她觉得太过匪夷所思,所以选择了相信石瑾给出的理由,可是事不过三啊!

    股票市场的波动确实具有一定的可预测性,所以这个世间才会有那么多的股神。

    任素瑶觉得在这件事情上石瑾肯定能找出比之前两次更合理的理由来解释她的判断,但是她知道无论石瑾的理由有多么合情合理,那都是编造出来的。

    笃信石瑾就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之后,任素瑶最先想到的却是石瑾不顾两人年龄之间的差距回应了她的心意是不是因为她命中注定要和石瑾在一起。

    再联想到她和石瑾在商厦的初次邂逅,任素瑶开始猜测这会不会是石瑾暗中策划好的,但是她为什么不在自己要远嫁的时候留下自己呢?

    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就算石瑾给自己解释了自己也无法相信吧!毕竟那时候石瑾才几岁,她还记得石瑾当时好像欲言又止。

    所有的疑惑似乎都有了答案,任素瑶越想越觉得石瑾一直在等她,越想越觉得脸红心跳,小鹿乱撞,至于某只不和谐的未成年鸽子,暂时被她给无视掉了。

    “你有什么打算?”

    努力把那些儿女情长从自己脑海中挤了出去,任素瑶知道石瑾不会闲来无事跟自己讨论股市风云,提起这件事必然是有原因的。

    “你能不能在港城那边找一些操盘手,咱们拿一笔钱去做空纳斯达克的那些科技股。”

    能在到多少钱不重要,虽然石瑾现在确实感觉缺钱了,不过最主要的是她能借着这个话题缓解一下两人在身份转变之后交谈时的尴尬,石瑾相信,只要循序渐进的聊下去,她很快就能适应和任素瑶之间的新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