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禁忌
    石瑾除了在去年开学的迎新大会之前见过几面,后来就没在碰到过了,除了知道是王泽慧的父亲,石瑾对于自己国画系的系主任所知的并不多。

    “系主任找我有什么事”

    难不成是知道了自己很有钱,想要劝说她慷慨解囊,给学校里捐款

    突然间被王泽慧通知系主任要找她,石瑾在心里有些恶意的揣测着。

    “他没跟我说,去了就知道了,你也别做饭了,上我家吃去吧!我妈做的菜味道还不错。”

    和石瑾并排出了教学楼,偷偷的大量着石瑾,王泽慧想起来石瑾之前说要回家做饭,这让她她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在王泽慧的想象中,富家千金应该是娇生惯养、貌美如花,如果再有一点艺术修养那就完美了。

    再看看石瑾,虽然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是架不住她身材高挑,学的又是美术,特别是军训时还娇气到晕了过去了,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富家千金模板。但是这个模板突然告诉她自己会做饭,这就让王泽慧很不能接受了,她长这么都还不会做饭来着。

    “我有个表姐今年住我这里了,而且还有……一个朋友也在。”

    石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任素瑶和她的关系,只能用朋友这个词了。

    “那好吧!晚上记得要来啊!我家在教工家属区五栋XXX。”

    站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王泽慧看着离去的石瑾出言嘱咐到,要不是现在还是她的上班时间,她还真打算跟着石瑾去她家确认一下这位富家千金是不是真的会下厨做饭。

    石瑾可没想到有人会背地里质疑自己的厨艺,一路上她都在盘算着三个人到底是做四个菜还是三个菜好。

    顺路去了趟菜场,石瑾买回了几种方便打理的菜,等她回到家时,发现任素瑶和徐薇两个都已经回来了。

    “晚上你自己做饭吗?快来看看你薇薇姐这身衣服怎么样”

    正在替徐薇整理正装的任素瑶发现了回家的石瑾,看到她手里提着买回来的菜,随口问了一句之后就开始垂询起了石瑾对于她刚替徐薇买回来的衣服的看法。

    被任素瑶摆弄着的徐薇也一脸期待的望着石瑾,希望能从石瑾口中听到应有的称赞。

    徐薇容貌本来就非常出色,一身纯黑的职业装穿在身上别有一番韵味,除了脑后的马尾破坏了整体成熟的气质,石瑾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挺好的,再把头发放下来就更合适了。”

    “问你真的白问了。”

    石瑾的回答让两个满怀期待的女人很有些不满,觉得她太过敷衍。石瑾也没有理会她们,把买回来的菜放到了厨房,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中午带回来的处理好的鸡肉,准备开始把鸡汤先煲上。

    客厅里一大一小两位女人齐齐对石瑾无视她们的态度鄙夷至极,不过任素瑶还是按照石瑾说的,打散了徐薇的马尾辫,掰着披头散发的徐薇的肩膀让她转了半圈。

    “好像披着头发确实要好一点,要是配个内卷就完美了。走,我们去烫头发去。”

    等到石瑾把半只处理好的鸡肉切成小块,连同野山参红枣枸杞之类的一同放入了砂锅中炖上之后,再回到客厅,才发现家里只剩她和水云了。

    打过电话询问了任素瑶才只到这两人居然撇下了她出去做头发了,石瑾心情非常郁闷,自己给她们做饭,她们不说在一边帮个忙,居然还好意思在饭前出去做头发。

    而此时,蠢蠢的水云正和阳台上被绑在蛇皮袋里的石瑾带过来的最后一只鸡在对峙,袋子里的鸡扑腾一下,水云的脑袋就颤动着往后仰一下。

    被人无视,自己养的猫还又蠢又脏,石瑾的心情由郁闷上升到了恼火的程度。

    一把抱起犯蠢的水云关到了浴室里,石瑾翻箱倒柜的找出几个月前买猫时顺带买回家却一直都没用过的猫用沐浴露,重新回到了浴室。

    大难临头的水云尤不自知,石瑾进入浴室时,它已经跳上了洗手台,正对着镜子中它自己的倒影,不停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在洗手池里放好了温水,石瑾抱起依然警戒着自己倒影的水云放入池水中。四脚触水之后的水云立刻没了和自己对峙的心思,迈着腿惊恐的想要跳出

    水池,只可惜有石瑾在,水云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被按住的水云虽然不断的在挣扎,虽然水云的体型比正常的成年猫咪都要大了不少,可是它依然无法挣脱石瑾的魔爪,只能不断的发出类似超跑发动机轰鸣一般的叫声,声音凄惨至极。

    石瑾不为所动,甚至心底还有一丝爽快的感觉,被水云挣扎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衣服都毫无知觉。

    不大的洗手池被水云塞了个满满当当,石瑾一边听着水云的哀鸣,一边愉悦的往水云身上打沐浴露,把脏得就像多年未曾清洗过的绒毛布偶般的水云那一束束都粘到一起的毛发洗到重新柔顺了,这才拿起浴巾包住认命了的水云放到了洗手台上。

    擦干了水云身上的水渍,一动不动的水云在被石瑾拿着吹风机吹了半个多小时才得以解放,浴室的门才打开了一条门缝,水云就飞速的窜了出去,迅捷得简直不像一只猪。

    看到水云的毛发重新变成了一只缅因猫该有的样子,石瑾的心情舒坦了许多,就算再打给任素瑶询问她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吃饭的电话无人接听,石瑾的心情依旧毫无波动。

    替水云洗澡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石瑾眼看着快要到饭点了,干脆利落的做好了三个热菜,再盛出煲了两个多小时的鸡汤,石瑾也不管那两个只顾做头发的女人,摆好碗筷,仪式感十足的吃了一顿单人晚餐。

    吃完了晚饭的石瑾准备去赴系主任的约,不过炒菜时沾染的油烟还有昨晚和衣而睡造成的全身不适的油腻感,让石瑾觉得自己此时和未洗澡前的水云一样,脏得不适合出门。

    挑好了替换的衣服,踏进浴室前,石瑾却对自己在生理期是否能洗澡起了疑虑。石瑾还存留的关于前女友的记忆中,就有很多是生理期的女生这也不能干,那也沾不得的,可是这些记忆又太过模糊,生理期到底有哪些禁忌石瑾压根回忆不起来。

    好像就有不能洗头发洗澡之类的吧!石瑾多少还记得触碰了某些禁忌,经期肚子会更疼。

    并没有纠结多久,石瑾就在“水热一点,洗快一点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的自我安慰之下,钻进了浴室中。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