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一百七十章 巨额捐款
    假期总是短暂的,三天时间转瞬即逝。

    除了元旦当天带着她们出去逛了一趟街,之后的两天石瑾就没把她们往人多的地方领。

    放了假的省美院,没人来上班的工作室,这种用不着石瑾时刻盯着她们防止走失的地方消耗了一天。

    第三天更是哪儿都没去,一群人赖床到十点多才起来。吃过饭后,石瑾就叫来了车子把她们几人送回了家。

    石瑾随车陪送,也没在家里多呆,给了家里几个年纪更小的弟弟妹妹们还有一同疯玩的任芸姐弟两个一人一串手链,就只给了石奶奶一个手镯子,其他的首饰,石瑾打算留到过年时再送。

    石瑾到家时,石爸石妈都没在家,石瑾也没等她们回来,直接起身坐上车子送小成鸽回家。

    把小成鸽拐走了三天,石瑾自然不能毫无表示,又是一个手镯子,不待成母推辞,石瑾塞给她后就往外走。

    “瑾姐,我想跟你一样学画画。”

    在成家门口,小成鸽对着即将要上车的石瑾说到。

    “可以啊!过年放寒假的时候去我家里,我教你。”

    左手手表,右手手链,眼尖的成母还在小成鸽脖子上发现了一条项链,再看到石瑾强塞给她的首饰盒,里头有些晃眼的金黄色,成母有些不敢相信,这些东西难道都是金的这得花多少钱啊!

    小成鸽不等成母起了想要把石瑾送她的几样礼物从她身上取下来代为保存,看到载着石瑾的车子消失之后直接就躲回了任素瑶家,只留下依然有些弄不明白石瑾为什么会对自己一家这么大方的成母在自家门口发呆。

    石兰她们忙着解决家庭作业的时候,石瑾还在返回省城的路上。

    元旦假期结束,无论是小学生中学生还是大学生,考试都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不过考试对于石瑾来说算不得什么为难的事情,大概穿越者可能都自带学霸属性,石瑾学绝大多数课程都比起前一世要容易得多,而且大一的上学期还基本上都是一些公共课,几门专业课也没脱离老三样的范畴,完全没有复习的必要。

    石瑾的安逸张灵和于静自然是学不来,两个人这时候都忙着应付考试,属于她俩的分镜绘制工作完全停滞。

    还在读大三的几位兼职在元旦之后也全搬回学校宿舍去住了,她们多少还有些课程需要去认真对待,石瑾准备培训她们学习电脑上色的打算也只能推迟到年后了。

    没什么必须要完成的任务,石瑾元旦之后几乎都泡在工作室里,每天都在同那群跟她一样悠闲的大四兼职生不断的在补充完善着新漫画的剧情。

    工作室不算是石瑾的事业,在里头创作漫画作品也不算是石瑾的工作,单纯作为爱好,休假什么的对她来说可有可无,甚至这种日子对她来说还是很充实且愉快的。

    大学放寒假比小学都早,也不像中小学那样所有的考试都集中在一两天内,把石兰她们送回家一周后,石瑾的第一学期考试就陆续开始了。

    文化课的考试对石瑾没有任何难度,只是她在考思想道德修养于法律基础这门课程的时候,里头一道关于环境保护的题目终于让她记起了之前一直念叨着想要为白鱀豚保护尽一点绵薄之力的打算。

    第二天没有考试,石瑾让韦月载着自己直接去了水生所。

    闹乌龙的情况时有发生,车子停在水生所门口的时候才被门卫告知白鱀豚馆根本就不在这里,甚至都不在市区。

    从对方那里问清了白鱀豚馆的位置,等到韦月费了老大的劲把车子开到位于已经完全处于荒郊野外的白鱀豚馆时,两人又吃了一顿闭门羹。门卫一句今天闭馆,不对游客开放,让石瑾她们另行预约。

    “我们是来捐款的。”

    好在门卫也不是死脑筋,一通电话说明了情况,石瑾甚至听到对方在电话里特意强调了有辆奥迪车。

    负责接待是一位副馆长,石瑾倒也不意外,之前等候之时和门卫闲聊,对方早就把来者的身份告诉了石瑾,都不需要她花心思去套话,门卫就把馆里的情况给石瑾透露了个七七八八。

    白鱀豚馆看上去挺新,建好也不过几年,除了偏僻了一些,石瑾看不出哪里符合门卫口中的境况凄惨一词。

    不过迎接石瑾的副馆长倒是替石瑾翻译了一遍什么叫做凄惨。陪着石瑾一路从大门口到大楼的路上,副馆长碎碎念念的向石瑾诉苦。

    白鱀豚馆建得不错,各种设施还算先进,但是国家在投资建好了这个场馆之后,后续资金就很捉急了。而且建馆资金里还有一半是早些年RB人捐赠的,所以这个白鱀豚馆的一堆名誉馆长中,还有一个RB人。

    国家划拨下来的经费一年十万,这点钱只够维持场馆一个季度的正常开支,虽然还有一个基金会能够接受社会募捐,但是这个基金会成立三年多了,总共募集到的资金还不足五十万。

    这些年以来,白鱀豚馆送养捕获一共接收到的白鱀豚有五头,被他们养死了四头,除了白鱀豚本身的原因和科研人员经验不足,场馆因为没钱而不能维持正常运转要背很大的锅。

    这比石瑾想象中的要凄惨得多了,本以为这种和滚滚同一保护级别的物种多少能够更加被重视,可惜现实就是明明白鱀豚的保护难度更大,然而无论是国家经费,社会关注度都远远不及大熊猫。

    “要去看看淇淇吗?”

    路过中心场馆时,副馆长对着石瑾和韦月说到,石瑾面嫩,看着也就是个大学生的样子,虽然那辆奥迪车能证明她家里很有钱,可是副馆长总觉得石瑾是想要看白鱀豚来的,捐款不过是她想要进来的一个借口。

    副馆长之前墨迹了一大堆的,也不过是希望能够让石瑾生出恻隐之心,多少捐赠一点,也让他们用不着为了维持基金会不撤销而年年挪用场馆设备来保证基金会的最低资金存量。

    满足了石瑾参观的愿望,再从她手里要钱,多少也要容易一些。副馆长估计怎么也想不到石瑾打一开始就是奔着捐款的目的来的。

    “他现在年纪很大了,不如以前活泼。你要不要给他喂一下鱼。”负责照顾淇淇的工作人员听副馆长说石瑾是特意过来想要给淇淇捐款的之后,对石瑾的态度很是友好,递了两条被减掉鱼鳍的小活鱼给石瑾和韦月,让她们两人试着投喂淇淇。

    副馆长逢人就会介绍一遍石瑾她们是来捐款的。

    偌大的水池中,只有一条孤苦伶仃的白鱀豚在慢慢的游荡着,石瑾按照工作人员说的,把小活鱼丢在了淇淇的前方。没了鱼鳍小鱼游得很慢,游得不快的淇淇才能不费多少力气就吃到石瑾投喂的食物。

    被石瑾和韦月两人接连投喂,淇淇也慢慢的被吸引到了她们所站的水池边。近距离观看一头早已成年的白鱀豚,石瑾还是分辨不出他和海豚有什么区别,额头上的伤疤破坏了流线型身体的美感。

    石瑾询问过工作人员得知可以拍照之后,拿出数码相机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拍摄了淇淇的照片,然后又去了隔壁的水池参观了几头寄居在此的江豚。

    和孤苦伶仃的白鱀豚相比,江豚的境遇要好了很多,不止是数量少有优势,在环境适应力上,江豚也比白鱀豚要好得多,有白鱀豚的饲养经验在,工作人员已经繁育出来过好几只小江豚,只是大多也因为各种原因夭折了,存活下来的人工繁育的江豚仅有一只。

    馆里能让石瑾参观的东西不多,除了被当做食物的鱼类,总共就那么几只活物,石瑾和韦月很快就看完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捐款了。

    副馆长纠结怎么跟石瑾开口,石瑾担心自己是不是来的有些晚了,在去办公楼的路上,沉默一直在持续。

    办公室里,副馆长硬着头皮拿几十块一斤的茶叶给石瑾韦月一人泡了一杯茶,看到石瑾和韦月都是双手捧着茶杯时不时喝上一口,这才放下了心,尝不出劣质茶叶的和好茶叶的差别,他也不用担心石瑾两人会觉得收到了怠慢。

    本来经费就不足,而且馆里也极少有什么大人物过来,这些茶叶都是副馆长自己买过来平时喝的,他还真担心石瑾会嫌弃这种茶水。

    石瑾倒也不是真尝不出来,只是她对于茶叶的好坏并不挑剔,而且办公室里没空调,凉嗖嗖的,有一杯热水端着,要暖和不少,只有韦月是真的尝不出茶叶的好坏。

    “石小姐……”

    “叫我小石就可以了。”

    副馆长还想着要跟石瑾诉诉苦,不过石瑾听到别人叫自己石小姐还是很郁闷,只能出言纠正。

    “小石同志,你能有……”被石瑾打断了思路,副馆长只好打起了官腔,给石瑾戴高帽,打算把石瑾套牢了再说。

    副馆长的话石瑾没听完,对方不愿老老实实的叫自己小石,非要加点什么,但是选的总是一些让石瑾很郁闷的称谓。

    石瑾有些痛恨后世的网络,把很多用来称呼别人的词都赋予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含义。

    “小石同志,不知道你打算捐赠多少金额呢?小石同志?”

    副馆长啰嗦了一堆终于问到了正题上,却发现石瑾有些心不在焉。

    又是小姐,又是同志,怎么听都像有歧视意味,被副馆长喊了两声石瑾才从咒骂中回过神来。

    “呃!就捐一千万吧!”

    工作室明年虽然会有些比较大的动作,但是也花不了多少钱,留下一两百万足够了,剩下的一千万留在账户里也没什么用。

    石瑾的话让韦月和副馆长两个人同时被茶水呛住了。

    “多少?”

    “一千万,人民币。”

    “老板……”

    石瑾制止想要劝说的韦月,也懒得去看副馆长脸上的精彩表情,从包里拿出一本支票簿,签好了她两世为人的经历中第一张转账支票。说起来,签支票的方法还是任素瑶教她的。

    浑浑噩噩的从石瑾手里结果支票,副馆长犹自不敢相信。一千万啊!白鱀豚馆的建设资金都没有这么多。哪怕没有国家的资金支持,这些钱也足够维持场馆五年的正常运转了。

    石瑾是第一次签支票,副馆长也是第一次见支票,基金会以前收到的捐款都是通过银行转账或者汇款的方式收到的,支票他还是头一次见,不知道怎么辨别真假,好在白鱀豚管理有管理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在,副馆长打了个电话叫了多放过来,验证了支票的真假,副馆长这才由不安转为狂喜。

    把支票交付给了管理基金会财务的工作人员,副馆长很像好好感谢一番石瑾,可是又不知道改怎么表达自己的谢意了,只能询问石瑾是否有什么要求,要不要和通知馆长过来合影或者给记者打电话通知他们过来拍照宣传什么的。

    婉拒了副馆长的好意,石瑾不反对馆长借此事为基金会做宣传,但是要求不能出现自己的名字照片。对于副馆长极力想要表达的谢意,石瑾也只是希望白鱀豚馆能授权自己绘制淇淇的卡通形象用作环保宣传。

    对于这点事情,副馆长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一份授权书很快就被拟定好送给了石瑾,对方还送了石瑾一张工作证,可以不用提前预约,随时都能进到白鱀豚馆里来。

    正事办完,石瑾离开之时,全馆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基金会收到了一笔数额千万的巨额捐款的消息,不少心情激动的工作人员都赶了过来想要对石瑾表达谢意,这些工作人员这个时候都是拿着很低的工资,靠着信仰留在这里为着一个目标艰难的努力着,石瑾的这比捐款完全是雪中送碳。

    “好了,都别堵着小石同志了,她还有事。”

    “金馆长,你叫我小石就行了,真不用叫同志的。”

    ……

    回家的路上,看到欲言又止的韦月,石瑾决定要是韦月敢说出什么西部人民还在吃草的言论,她就一脚把韦月从车上踹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