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餐厅
    被迎宾领到一张大圆桌旁边,估计是看石瑾这群人都是一副学生样,迎宾压根就没有问她们是否需要包间的意思。

    虽然是饭点,餐厅大堂里也没多少客人落座。迎宾没提包间的事,石瑾也没想起这茬。

    看出石瑾是这群人里领头的,落座后,菜单被首先递给了石瑾。

    一群人中只有王泽慧年纪最大,石瑾自然是把菜单先递给了她,让她先点菜。可惜菜单在桌上传了一圈,还是一个菜都没点。

    “你们怎么都不点菜?”接过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菜单,石瑾很是疑惑。

    “今天你是寿星,还是你来点吧!”

    一旁的林涟还不断的在跟石瑾打眼色,可惜石瑾没弄懂她要表达的是啥意思。

    没人愿意点菜,石瑾只好自己来了,翻开菜单,第一页就是一整页的大图,一盘澳龙,旁边的小字表明了龙虾重四到五斤。

    看了一眼价格,九百九十九,石瑾倒是感觉不贵,虽然她在此之前没吃过这么大个头的龙虾,不过小一些的还是吃过几回。

    市面上比较常见的几种大龙虾最便宜的要数波士顿龙虾,个头小一点的价格还不到一百一斤,石瑾吃过的多半都是这种。再贵一些的就是澳洲龙虾,一般也就一百多一斤,更贵的貌似是国产的小青龙,一斤左右一只的,价格差不多要三百,可惜石瑾也只是听说,并没见过。这些都是鲜活龙虾的价格,还有熟冻的会更便宜一些。

    四到五斤的澳洲龙虾售价,石瑾依稀还记得也要六七百,不过这是在饭店里,一千的价格倒是真不算贵。

    但是现在是九九年,不是后世,石瑾很快就想起来这个时候,省城里的人均月薪好像还不到八百,这样一对比,这个价格就有点黑了。

    再往后面翻,菜单上连着好几页都是燕窝,鲍鱼之类的明显不是普通人能消受得起的菜式,价格也普遍在五百以上。燕窝炖雪蛤这道菜石瑾明明记得前世的时候价格还不到四百来着。

    越卖越便宜石瑾有点搞不懂这是什么操作,又不是更新换代极快的电子产品。

    亏得她一开始还信誓旦旦的告诉其他人这里的菜都不会很贵来着。结果就这么被赤果果的打了脸,菜单后面的一些普通菜式石瑾不记得十来年后是什么价格,可是放到现在,绝对跟路边摊上相似菜品的价格差距非常大。

    这菜单上的价格对于现在的石瑾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在座的其他人可没石瑾这么豪。

    都是美术生,家里给的生活费搁到普通大学生当中绝对不算低,虽然一开始大家看到饭店的装修,有一定的心里准备,可是一个月的生活费居然只能买得起一道菜,也难怪大家都不敢点菜了。

    石瑾估计菜单能这么快就回到自己手里,其他人绝对是被前面的几道菜给吓到了,都没翻完菜单。

    服务员倒是非常有耐心,跟着菜单绕着桌子转了一圈,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烦的神色。

    “这个来两份,这个来六份,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和这个,再来一份这个,不要太甜。”既然没人愿意点菜,石瑾也只好把菜单翻看了一遍,对着菜单指指点点,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点完了菜。

    反正不缺钱,既然进来了,石瑾打算好好尝尝这家饭店厨师的手艺,顺便对比一下她自己做的龙虾和这里的厨师做出来的龙虾味道有什么差别。

    “我们饭店里的燕窝炖雪蛤一例足够三人食用,六个人,建议您点两例就够了。”

    真实诚。

    “那就来两份吧!”石瑾从善如流。

    “您点的两份焗龙虾,两份燕窝炖雪蛤,……干煸藕丝不要甜,请问还需要别的吗?”

    “暂时就点这么多吧!尽快上菜。”

    “好的女士,请问您还需要什么酒水饮料吗”

    “你们喝酒吗?”石瑾对着桌上其他人询问道。

    众人傻着脸一至摇头。

    “那就来六听健力宝好了。”石瑾不喜欢酒的味道,大家都不喝,这最好不过了。

    “瑾瑾,那个龙虾那么贵,你干嘛还要点啊!”看到服务员离开,林涟凑到石瑾旁边低声耳语道。

    “没事,今天我生日,大家吃得开心就好。”石瑾并没有和林涟一样轻言细语,而是大声的把话说了出来。

    石瑾不是有意要炫富,闹了个乌龙把大家领到这里头来又把大家再带出去,石瑾做不来这种事。

    菜单里头倒是有一些比较便宜的菜品,石瑾总不能请大家吃顿饭就点一桌子时蔬凑数,虽然她不算是肉食动物,可是也不喜欢吃斋,又不是吃不起。

    王泽慧是这些人当中唯一知道石瑾家是亿万富翁的人,听到石瑾这么说,也就没什么顾忌了,也就林涟依然在心疼钱,而石瑾的两位舍友则面面相觑。

    至于张灵,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和于静到底怎么样了。

    有王泽慧帮衬着,菜还未上桌,饭桌上就恢复了表面的和谐,大家相谈甚欢。

    没过多久,石瑾点的菜就一一上桌,四五斤的澳龙因为那长长的触须,摆在桌子上非常气派。

    石瑾最先动手,其他人才敢对着这种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东西下手。

    味道还是不错,石瑾也不算味觉特别敏感的人,一种食物好吃到一定程度之后她就分不出差别了,总感觉和自己做的不相上下。

    燕窝炖雪蛤石瑾以前也没尝过,装盘是很漂亮,富贵气十足,就是喝起来除了一点很古怪的味道外,像极了红枣银耳汤的口感,和外头卖的糖水甜品差不多。味道方面不吸引人,也就剩那么一点传送中的滋阴养颜的价值了。

    没有喝酒,不过这顿饭还是吃了快两个小时。

    中途饭店的主厨还过来打了个招呼询问菜品是否和口味。

    这不是西餐厅的习惯吗?石瑾感觉这家餐厅实在是有些不中不洋的。

    饭菜的味道没想象中好,但也不算差,石瑾自然是客套的说了一些赞美的话,主厨听了倒是很开心得很。

    晚上八点,这顿饭才算吃完,石瑾一个人去买单时,却发现收银员是石家村的,按辈份,算是石瑾的堂姑妈。

    石瑾内心隐隐有些不好的猜测。

    果不其然。

    “瑾瑾,你今天不要上学吗,怎么有时间过来吃饭啊”

    还未走近收银台,石瑾就听到背后就传来一声熟悉的方言。

    自己这位四叔不专心卖衣服,这一年多时间在省城不务正业的,都特么干了些啥啊!

    石瑾算是明白了这家餐厅里菜单上的定价为何都喜欢用整数减一,而且价格会比自己十年后光临时还要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