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看不懂的画
    家人们并没在省城多呆,石妈的事情不少,石爸和石瑜石兰都只有双休假期,第二天,一家人又回去了。

    生日是周二,课程还是排得比较满的。石瑾没对林涟她们说过,所以宿舍里的几位都不知道今天是石瑾的生日。

    像往常一样,一贯喜欢在课上坐到石瑾旁边的王泽慧这次也不例外。

    石瑾其实有点受不了这个辅导员总是坐自己旁边。一下课就逮着石瑾问东问西也就算了,因为她的存在,使得石瑾与学校里其他学生之间设置了一种无形的屏障,石瑾也不是很在意。

    最让石瑾受不了的是,这女人在课堂上经常会从包里翻出一些小零食出来吃,而且还经常摆出一副怕讲课的老师发现的样子。完全不想是个当辅导员的。

    有些时候,石瑾听课听得犯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之后,被她推醒时转头忘着对方,会恰巧看到她正趴在桌子上,嘴里咬着零食一脸严肃的和石瑾四目相对。

    当然更多的时候是石瑾看她吃东西看得自己也嘴馋了,然后只能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听课。

    虽然是和林涟她们一起进的教室,不过石瑾还是习惯坐在教室后面,林涟她们也不愿意辅导员就坐自己旁边。

    王泽慧惯例一般的在讲课的老师点名之前从后门溜进了教室,身为辅导员的她,每天需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多少,阻止学生逃课就是她的全部工作了。

    在石瑾身旁坐定后,王泽慧便拿出了她的小本本开始听着任课教师的点名,准备记录迟到的学生。然后顺手递给了石瑾一个圆筒。

    “生日快乐,石瑾同学。送给你的。”

    王泽慧能知道石瑾的生日石瑾并不奇怪,两个多月的时间,对石瑾年纪非常感兴趣的王泽慧可没少问石瑾这方面的问题。

    就连石瑾身份证的的出生日期错误这种事情也在她的频繁追问下被石瑾给透露给她了。

    几十次生日,石瑾还是头一回在学校里收到生日礼物。

    装画的圆筒对于美院学生可不陌生,石瑾好奇的打开盖子,里头有一幅卷好的画卷。

    装裱的很精致,打开一看,石瑾有点懵了,这画的啥啊?

    黑的黄的两大团墨迹,旁边聊聊几笔,国画也有毕加索这种风格的画吗?

    如果不是旁边几个潦草到石瑾也认不出来的汉字和一块红色的四方印鉴提醒着石瑾这是一副国画,她都要以为这是一幅印象派的作品了。

    石瑾不是不知道国画里有写意画这种风格,国画再怎么写意,多半还是能一眼看出画里头是啥东西,可是这幅画石瑾实在分辨不出这两团堆在一起的是啥玩意。

    至于旁边写的几个字,头一个石瑾能认出来是三,中间似乎有一个是石字,其他几个石瑾实在是认不出来了。

    只有两团,看上去也不像石头,画和字石瑾也联系不到一块去,至于那块红印章,石瑾根本就没指望自己能认出来是谁的。

    “谢谢王老师的礼物,这幅画是您画的吗真的非常不错。”

    石瑾违心的赞叹了一句,私心里,石瑾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这位辅导员幼儿园时期的作品。

    “你喜欢那就好,我可不会画国画,这幅画是我从我爸的书房里找出来的。”

    王泽慧说得轻描淡写,石瑾却惊掉了下巴,国画系的系主任自然不会不懂艺术,那么真正不懂艺术的只能是石瑾她本人了。

    再多问只能显得自己文化素养不高,石瑾只好默默的收起这幅画,把画卷装进画筒中。

    石妈送她的蚕丝袄,小了。王泽慧送她的国画,看不懂。石瑾对于自己收到的生日礼物很是无语。

    收了人家的生日礼物,自然要回请人家一顿饭的,午休时间有点短,石瑾拖到了晚上才请了她去聚餐,单独请王泽慧一个人,石瑾总觉得像是在约会,于是乎,宿舍里的几位还有张灵她们都被一起叫上了,这下真的变成聚餐了。

    请这些人石瑾没办法做到像带石妈她们出去吃饭一样,随便找个干净点的餐馆就能对付,毕竟没有亲到那种地步。

    学校外头大多都是卖衣服的,也难有上档次的餐厅,石瑾只好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踱步到了码头坐上了去对岸的渡轮。

    都是美术专业的,能聊到一起的话题还挺多。虽然有王泽慧这个辅导员在,不过她气场不足,林涟她们在校内还能对这位辅导员保持必要的尊敬,一出校门就不把她当回事了。

    渡轮在江对岸停靠的地方正对着海关大楼,这一片算是省城最繁华的地方了。

    石瑾以前没少被前女友拉过来逛街,在这边也多半只是吃路边摊。餐厅外头的装潢太过吓人,两人一直都没勇气进去。

    直到有一次自己,石瑾大学宿舍里有一位舍友过生日时,其他五个人凑足了一千块钱,打算到这边来腐败一回。几个人挑了一间看似很高档的餐厅,进去之后拿到菜单,却发现好像没比路边摊贵多少。

    而且因为几个人在外头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餐厅还承诺,菜价可以打八折。

    放下心来的六个人点了八个菜,最后买单的时候菜品价格和台位费打过折之后还不到两百,但是因为其他几人喝酒喝嗨了,连一向标榜自己滴酒不沾的石瑾都被他们几个强行灌下了三瓶啤酒,最后几人一共叫了近三件啤酒,十块一瓶的价格愣是把这顿饭吃回了一开始大家的预期价格。也算是对得住餐厅这富丽堂皇的装修了。

    此时沿江的路旁还没前世石瑾大学时期那么繁华,除过靠近前朝租界区的那一片有历史气息的欧式建筑,其他的地方都在施工中,不过石瑾倒是发现前世自己和舍友去过的那家餐厅现在就已经存在了。

    直接领着其他进了这家叫做滨江大酒店的餐厅,石瑾觉得不会取名字的人还真是哪儿都有。

    餐厅应该是刚开张没多久,富丽堂皇的装修,虽然其他人都有点畏惧,不过也没谁在这种时候矫情说太贵了别去之类的,都知道石瑾有钱。

    “你们别看这地方装修得很吓人,其实里头的菜也就比外面贵了一点。”石瑾信心满满的安慰着大家,不过很快她就餐厅的菜单打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