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五十六章 四合院
    后世网上流传着一个梗,有一个人在九十年代卖掉自己家的四合院,拿着这笔钱出国做生意,赚了几百万美金,衣锦还乡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几百万美金已经买不起当年卖的那套四合院了。

    石瑾在家里建新房子的时候还想起来准备去北京买套四合院来着,结果之后连着遇到不少事情,就把去北京买坐四合院的打算给忘了。

    开学之前被任素瑶催得有些急了,突然又想起来了这个事,于是任素瑶就被忽悠住了。

    在石瑾还在苦逼的军训的时候,任素瑶已经把女儿带回家托付给母亲,让她代为照顾之后,就只身赶去了北京。

    北京城对于任素瑶来说,没有太多的新鲜感,城市的现代化程度还不如香港高,在香港住过好几年的任素瑶看北京城还会有一种落后的感觉。

    任素瑶到达北京的时候,北京城里的气氛不是很好,街道上警察很多,正好赶上第二次严打的时候了。

    不过任素瑶也不来北京城里干什么杀人放火的勾当,而且还是个拿着回乡证的港籍人士,自然是无惧这些人民警察的。

    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之后,任素瑶也没有去找掮客帮忙找院子,她对四合院了解不多,不是很确信石瑾说的那些自家家产十年后不够买一套的说辞,打算自己亲身去查探一下。

    在酒店休息了一天,任素瑶从酒店服务人员那里打听到了不少消息,第二天一早,任素瑶在酒店前台预约了一辆出租车,坐着车子去了恭王府。任素瑶打算先看看这座酒店服务人员口中所说的北京城里最大的一座四合院。

    等任素瑶买票进了园子之后,遗憾的发现这地方还没有完全开放,任素瑶能参观的只有一个后花园,但是还是让任素瑶感叹不已,只是一个后花园也已经很大了,隔墙的一侧听说还有音乐学院附中。

    出了花园,任素瑶又绕到前门进了恭王府,在里头转了半天,可惜这地方住了不少人,被人改得也没什么韵味了。任素瑶也不太懂建筑方面的事,看完恭王府,又在周边找到那些她眼里的古建筑去看了看,之前坐出租车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附近很多。

    任素瑶仔细对比了一下,觉得这些石瑾所说的四合院和她曾经看到过的石瑾家以前住的堂屋好像也没太大的差别,只不过这里的屋子全围起来了,而石瑾家里的那些堂屋最少都有三个门。不过北京城里的这些四合院明显要气派一些。

    也就是石瑾不在这里,不然肯定要好好鄙视一番任素瑶没学问,一个属于北方传统建筑,另一个是江南园林和北方四合院两种风格杂糅的产物。石瑾家先祖是从明末南迁时从北方迁移过来的,所以在建造这些老堂屋的时候依然保留了一定的北方传统建筑风格的影子。

    任素瑶在恭王府周边的后海一带吓转悠,每座四合院都进去看了几眼,不过她老往这些住人的民居里钻,难免会碰上一些脾气不太好的家伙。

    被训斥过后,任素瑶发现那些人对进来围观的外国人多半会视而不见,或者还热情有加,这让任素瑶心里很是吃味,想起自己还是拿着回乡证的人,任素瑶开始学着那些港人,用起了广普。碰到有人驱赶,就操着一口坑爹的港普说自己是香港来的游客。这下果然有用多了。

    后海附近的四合院大多都比较大,但是跟恭王府比起来要小了很多,任素瑶看了一整天,也不知道后海附近的四合院到底属于石瑾口中的太大的还是太小的。

    不过任素瑶倒是见着了一座没人住,也不让人进去的四合院,和旁边的住户打听过后才知道这是一座转手过两次的院子,第一次转手是在八年前,价格还只有二十多万。第二次转手的时候是在去年,价格居然高达八十万。

    在商夏当过几年经理的任素瑶很清楚,在几年前,国内的人富人就开始慢慢变多,购买力也逐渐变强。自己离国四年,看来富人是越来越多,这让任素瑶也有些相信了石瑾说的这些四合院的价格肯定会飞速增长,至少十年后,县城里的那座商夏很可能还不如这么一座院子值钱。

    买四合院确实是个比较赚钱的生意,不过任素瑶觉得似乎还有一门更有前途的生意,但是四合院还是要买的,毕竟已经开口说过要送石瑾一套,毕竟自己还是一个港商富婆,有钱得很,任素瑶心里这样想着。

    回到酒店,任素瑶打了个电话,第二天,便有一名又是西装领带夹个公文包的家伙赶了过来。

    任素瑶在酒店的大厅见了这名掮客,把自己的要求给他交代清楚之后,就打发他离开了。接下来只需要等结果就行了。

    两套相隔较近的四合院,价格在二百万以内都可以接受,不需要太大,也别太破旧。

    园子不可能当天就买到,任素瑶打算边逛逛北京城,边等这边的结果。

    头一回来京城,任素瑶打算去玩的地方当然是那些著名的景点,不过只逛了个故宫,任素瑶就不想出门了,这时候的北京城实在太热了,游客也非常多。之前看园子的时候还没觉得,等到空旷的地方没什么阴影遮挡,人还特别多,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在酒店里等了两天,掮客便回来报告了成果。东四北大街附近,两套二进的四合院,一套要价六十万,户主会清空里头的住户,另一套要价五十万,需要自己去跟里头的住户商谈搬迁的事。里面的住户有个刺头,需要补偿北京城三环内的一套房子,否则不会搬走。

    “一百五十万,你自己去谈,多出来的钱全是你的。”任素瑶大气的说到。

    “谢谢任女士,我保证明天就能谈好。”掮客大喜,心里已经在琢磨自己这一回的生意能落下多少,二十万?或者三十万?

    “等下陪我去趟银行,我把钱转给你。”任素瑶挥了挥手,示意掮客用不着鞠躬。

    任素瑶在掮客的带领下,坐了掮客车去了附近的银行。下了车,任素瑶还没走到银行门口,突然一声枪响,打在旁边的柱子上,任素瑶当时就吓蒙了,呆呆的站在那里。

    一旁的掮客也被吓呆住了,两个人就这样傻傻的站着,好半天还是任素瑶先反应过来,拉了掮客一把,两个人躲到车子后面。

    等过了好一会儿,没有枪声再传过来,任素瑶听到警车呜啊呜啊的声音,才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