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四十七章 大家都不好过
    这个年,石瑾和石志雄过得不是很开心,财务上的损失算不得什么,只是两人都提不起心气。

    石瑾已经满了五岁,在农村里基本上满五岁就算进六岁了,上学不可避免。石妈石爸在这种事情上肯定不会由着石瑾的性子来,哪怕石瑾能给家里赚到很多的钱。

    家里的这份生意,石瑾是不怎么在意的,养蚕这种事也只是石瑾为了改善家里以及村里人的生活条件的一次尝试,总的来说算是成功的。不过养蚕的后续计划,家里暂时还没有人能胜任。

    不出意外的话,石瑾在六月份就要去参加小升初的考试,然后在下半年开学的时候去初中上学了。

    石瑾思虑良久还是决定把事情完全交给石志雄去做。成也好败也好,至少家里的蚕丝被石瑾确信还是能给村里带来不少收入。服装厂就算是给石瑾送给石志雄的一次实习了。

    家里人对于石志雄突然叫了石瑾去市里一呆就是一个多月很是疑惑,不过石瑾只告诉大家碰上了一点小麻烦,已经解决了。大家忙着在准备石志维的婚礼,也没怎么去探究,既然石瑾说没什么问题了,大家就把精力继续放到了石志维的婚礼上。

    石志维在过年前几天结婚了,婚礼自然是热闹无比,程沐然算上正式成为了这一大家人中的一员。石志维的婚姻大事解决了,接下来大家的注意力自然就落到了石志雄身上。虽然他才21岁。

    石志雄从市里回来之后一直没精打采的。石瑾放权放得很突然,手里拿着三十万的时候石志雄是既害怕又兴奋。在陈永辉面前的时候还有些飘飘然。

    在老同学面前手握巨款的石志雄想着的是先带他见见世面。石志雄觉得自己这一两年省里市里跑来跑去,比起这个只知道窝在家里的同学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然后就脑子一热,带着陈永辉去了特区深圳。之后的事情自然是不用再说了。

    对于石奶奶开始时不时在耳边提起催婚的事,石志雄也没什么反应,大年初四就离开了家去了市里准备开始筹备招工的事,临走之前找了石瑾商量了一次。

    石瑾只是给了石志雄一叠服装设计图,告诉自己也没经验,有什么困难需要他自己想办法去解决。并且告诉石志雄自己不会再插手服装厂的生意。家里的蚕丝被的事也会交给石妈。

    石志雄走了没两天,任素瑶突然登门石瑾家拜了个年。这让石瑾很是意外。

    因为每次任素瑶过来谈生意的时候总是石瑾和石志雄在接待,石妈给任素瑶上了茶之后就把石瑾支使过去招待她。

    石瑾知道任素瑶有话要说,就带着她去了自己的房间。任素瑶进了石瑾的房间就开始不断打量。

    “原来神童的房间跟一般人的房间比起来也没什么区别啊!”

    “你想有什么区别?”石瑾翻了翻白眼。拉开书桌旁的椅子请任素瑶坐下,自己坐在了书桌旁的床上。

    “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总不会是生意上的事吧?”

    “我就是来你家拜个年,能有什么事啊!你还会画童话?”任素瑶坐到石瑾的书桌旁,顺手翻起了石瑾最近画出来的一些绘本故事。

    “那叫绘本,没上色的。不是童话。你要是没什么事就快回去吧。商夏经理,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人耗在我这里你得损失多少钱啊!”

    “分分钟几十万,你这是笑我呢?唉!别推我,我问你个事,要是哪天你家里人突然要把你管着的这些生意都交给你弟弟你会怎么办?”少林足球还有十来年才上映,任素瑶自然不会懂这个梗。

    “怎么?你这商夏经理当不了多久了?”看来这也是个日子不太好过的人。

    “是当不了多久了,你别打岔了,你还没说你碰上这种事会怎么办呢”

    “不怎么办,我家的生意我现在都没打算管了。我今年下半年还要去上学呢!”石瑾摊了摊手,以示无奈。

    任素瑶一脸惊讶:“你就这么不管了?”

    “我家那点生意本来就是我给家里留的。你要是被你家里人踢开了,可以来我家,这里有个现成的位置在等着你。”石瑾这边正愁找不到有经验的人呢?

    任素瑶在石瑾家里呆了半天,既没有答应石瑾的邀请,也没有拒绝。

    开春过后,周边村里来买桑树苗的人又把陈国富去年培育出来的桑树苗抢购一空。卖树苗的事情都是石妈和程沐然在管理,石瑾则跟着陈国富去山上种果树和桂花树了。

    年后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石志雄那边的服装厂开工了,家里的几台脚踏式缝纫机连同十名女工一起被招进了服装厂里。开始尝试生产石瑾设计的那些服装。

    不过等到春蚕的养殖已经开始时石妈没有见到任素瑶像往年一样派人过来下订单,心里有些着急,派了程沐然过去问过之后才知道商夏已经换了经理,新来的经理觉得商夏里还有蚕丝被的库存,暂时不需要采购。

    石妈拿着合同过来问过石瑾,石瑾只好给他解释,对方在六月之前可以不买,自家的蚕丝被也不能卖给别人。

    心急如焚的石妈,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于是要求石瑾给出个主意。

    石瑾推脱说自己已经不打算管生意上的事了,然后就被石妈揍了一顿。最后还是只能乖乖的给石妈想招。

    石瑾想出来的招数就是等,等到六月份再找商夏的新经理商谈第三年独家代理权的保证金。至于蚕丝被,要大量的做,越多越好。对于石瑾的招数,石妈将信将疑。不过还是照着做了。

    今年村里养春蚕的人数跟去年秋季的时候差不多,不过蚕宝宝的数量就不可同日而语了。等到五月中旬,石瑾家收购蚕茧就花掉了五万多。五月底,石瑾自家养的蚕全部结茧,多有的蚕茧加起来总共有七千多斤。

    要不是有之前卖桑树苗和蚕蛹的收入,石妈都快要付不起招过来煮茧的那些短工的工钱了。

    石妈听从石瑾的建议,把所有的生丝全部做成蚕丝被,为此,那些之前去了市里服装厂的那十个女工被叫了回来。忙碌多天,终于在六月初把蚕丝被都做了出来。

    这个时候,商夏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