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二十一章 传说中的世界线收束
    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好的日子总会让人更加精神。

    石爷爷最近就精神得很。

    四十年前,还不到十岁的石爷爷和几个兄弟姐妹一起,看着父母被枪毙。家就破了。

    父母双亡只是开始,家里的田地被分了,从一个家境殷实的地主家的小少爷沦落到无家可归。兄长走了,两个姐姐也草草的嫁了人,只有留下自己和两个更小的弟弟。

    同宗的长辈收养过继了一个六岁大的弟弟之后,只剩下一个五岁大的弟弟满脸恐惧的躲在自己身后。

    要活下去,要和跟着自己的弟弟一起活下去。

    以前那个昂首挺胸的小少爷变得畏畏缩缩,苟且求生。

    四十年,自己熬过来了。也养活了跟着自己的弟弟。可是那场变故终究还是对这个亲弟弟伤害太深,变得性格乖僻。除了和自家这一家人能友善相处,对其他人根本就不接触,对其他几位兄弟姐妹更是憎恨。

    四十多岁的人,始终不愿意结婚。成了个鳏夫。十几年前张罗着给他相亲,却把他给逼走了。

    既然不愿意结婚,那么把他接回来过继一个儿子给他养老吧!

    石爷爷觉得自己儿子女儿都能养活自己,过上好日子,对这个弟弟却是始终放心不下。

    但是很可惜,石爷爷还来不及考虑把哪个儿子过继给自己这位弟弟,大女儿先不安分了起来。

    石瑾的大姑妈石云幕被石志维安排在镇上的医院里上班,离家比较近,时不时也会回家看看,石志雄养蚕的事情自然是知晓的。

    听到石志雄吹嘘自己马上要赚大钱,内心已近不满足拿着医院里那没有编制的几十块钱的工资了。

    没多做考虑,就破釜沉舟的直接把工作给辞了,回家跟父母摊牌。想要自己开一个小诊所。

    石爷爷被女儿的莽撞行为气的七窍生烟。拿着扫帚满堂屋的追着女儿打。

    毫不知情的石妈听到动静,护着石云幕躲回了自己房里。

    听完石云幕的解释,石妈也是哭笑不得,你们石家人都是这个德性吗?

    “你要开小诊所,钱从哪里来呢?你才上了半年班,肯定没存下什么钱。怎么就这么莽撞呢?”和石爸一起供养了这个小姑子上了好几年学的石妈有点当成妹妹了。

    “你借给我啊!要么跟我四哥一样,你也跟我合伙开小诊所呗!”石云幕觉得自己四哥可以,自己肯定也行。

    石妈有些头疼,指着屋里的电视机对石云幕说到:“钱都在这呢,家里没什么钱了。要不我叫你哥帮你去跟医院的院长说一声,你再回去上班吧!”

    “不去,打死我都不去,回去了医院那些人还指不定怎么样笑话我呢?”石云幕听到石妈说没钱了,心里很失望,回医院是不可能的,死都不回去。

    “那要不你先在家帮你四哥养蚕吧!等你二哥他们回来了再商量着怎么安排行不?”也只能这样了。

    二哥家里没有钱,石云幕也没了主意,只好听从石妈的安排。

    石妈带着石云幕回去安抚好了石爷爷的怒火,回到家,看了看正在画画的石瑾,不免心生感叹,十七岁啊!还不如一个三岁的孩子有理智。

    石妈给石爸去了一封信说明家里的情况,石爸并没有回家,只是回了一封信叫家里人别给石云幕饭吃,饿死她算了。这当然是气话。

    石云幕对于养蚕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对于四哥说的很快能赚大钱也深信不疑,家里有了钱,自己不就可以开诊所了吗?石云幕养蚕更卖力了。

    家里大人足够多,养蚕的事情就用不到石瑾了,无所事事的石瑾只好每天在房里练习画动画的人设图。

    身体部分因为石瑾常年画服装设计图倒是难不倒石瑾,可是人物脸部的设计就不行了,画来画去,要么就是画得太普通,要么就是直接把以前临摹过的形象给画了出来。

    五月初的时候,石瑾正苦恼的在自己脑海里构思某个人物脸部模样的时候,石云幕突然拉着一位和她同龄的女青年进了石瑾家屋里。

    “你看,我没骗你吧!我哥家里很有钱,电视机洗衣机电风扇都有,现在是把钱拿去做别的生意了,等两个月就能赚到钱,到时候肯定有钱给我开诊所的,你跟着我肯定不会吃亏的。”石云幕拉着对方的手,指着石瑾家的电视机说到。

    “不行啊!我妈要是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石瑾看着说话的人觉得眼熟,想了一会儿,才惊讶到,这不就是自己叔母吗?

    没等石瑾弄清情况,就发现自己石云幕抱起来了。

    “瑾瑾别乱动,我都快抱不动你了,等下带你去山上摘泡(覆盆子)”

    石云幕安抚着想要挣脱怀抱的石瑾又开口对石瑾未来的叔母赵禾说到。

    “你不跟他们说就是,等我把诊所开起来了你再辞职过来帮我,到时候拿到钱你妈就不会打你了。医院里工资又低,我们这种中专毕业的要拿编制有多难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了,这个是侄女,叫石瑾,她可聪明了。”

    然后石瑾被两位长辈揉了半天脸。

    石瑾突然觉得,这些大人对小孩子表示亲昵的行为对小孩子来说真的是太粗鲁太过分了。

    “我在你诊所还不是拿工资?又能高到哪里去。”赵禾一边揉着石瑾的脸,一边跟石云幕抱怨道。

    “你来了我还能亏待你不成?”

    ……

    等到石瑾被姑妈抱出了屋子,看到在堂屋里做工的两个木匠,石瑾觉得自己以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就算该变了自己身边这些亲人的人身轨迹,该在他们身边出现的人还是会以各种理由出现。

    比如说正在自己身旁的未来的叔母。

    比如说那个正在堂屋里做工的未来的姑父。

    被石云幕抱着的石瑾心情复杂,不知道是该袖手旁观的等着还是要插手干涉。

    也许叔母的事情并不用担心,可是姑父和姑妈呢?现在两家人还没什么差距,可是被石瑾影响这开始加速快跑,等过两年石瑾状况变好,石爷爷是否还能看得上这个女婿呢?

    可是这个事情主要还得看石云幕怎么想,石瑾能做的也只是尽可能的创造他们见面的机会。

    木匠啊!今后咱家有的是事给你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