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十四章 生日
    成为三岁小孩,对于石瑾现阶段的人生来说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意义却有些不同了。

    石瑾最后还是被石妈劝服,照了一张单人照。

    难得出来一趟,石妈一群人最后还是多照了几张照片。

    照片的冲洗比较费时间,三天后才照片才能冲洗出来。立等可取还太遥远,邮寄和自取,石妈终还是选择了自取。毕竟离家没有多远,不带孩子的话,骑上自行车一个来回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照完照片,时间还比较早,回村的班车要等到快中午才会过来。石妈只能带着几个小孩子在街边等着过路去省城和市里的长途班车。顺便去了镇上的供销社里逛了逛,准备买的东西给几个孩子,算是给石瑾过生日庆祝了。

    小镇的街道上也没什么值得逛的,整个街道最繁华的地方除了那家照相馆,就是两家餐馆和一个卖衣服和杂货的店和算是私营的,其他的全是一些诸如粮店,邮局,信用合作社跟新华书店之类的政府职能部门。

    卖衣服的地方卖的也是些解放鞋,秋衣秋裤之类的。镇上的供销社里算是东西比较多的了,有些新自行车摆在门口,石瑾跟着石妈进了里头,和村里的供销社一样,因为长时间放置了大量煤油的缘故,挥发之后粘在地板墙壁上的煤油和灰尘混合,整个供销社都染上了一股墨色,紧邻着供销社的新华书店也不能幸免。

    供销社里的东西在石瑾看来当然是少得可怜,不过对不起街边卖杂货的以及村里的供销社来说,真的是要好了不少。

    一条长长的玻璃柜台,比石瑾要高出一大截,中间被一个横版拦着的通道截断。柜台后面就是沿墙立着的一圈展示柜。

    供销社大厅的其他空余位置摆了几个大油桶,还有一些平板玻璃和农具。

    这里头能吸引小孩的大概也就只有糖果了,因为过生日,石妈这次三个小丫头一人买了一个很好看的橘子软糖包。

    用透明塑料纸把八瓣橘瓣状,沾满了细砂糖的软糖包裹成一个橘子的模样,再扎一根细红绸。这种软糖算是这个年代里很高档的糖果了。

    买好了给小孩子的东西,石妈就去了卖布匹的柜台边开始挑选中意的布,快要到冬天了,不少人家里也要准备订做一些过年时穿的新衣服了。

    石妈姑且也算是个裁缝,买布自然不会像普通人家里那样一米一米的扯布。石妈都是很豪气的整匹整匹的在买。这个时候买布也不需要布。

    镇上供销社的售货员在卖东西的时候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也喜欢在卖东西的时候稍微加点价,像布匹这种整匹运过来再零碎的卖出去的东西,能落的差价就更多了,所以石妈整匹的买布,和售货员砍一砍,还能讲下一些价钱来。

    买完东西,石妈抱着石瑜就拎着好几匹布,带着三个小丫头重新回到三岔路口等车。石瑾粗略的估算了一下,石妈从早上到现在,已近花出去了一百多快,要知道这个时候的全国的人均工资每月还不到一百块,在这个镇上,民办教师的工资才三四十,就算是有编制的教师,也就五六十一个月。

    在路边等了没多大一会儿,就来了一趟去市区的班车,石妈又领着一群小孩子坐了上去,有座。

    虽然石妈带了一堆东西,还有好几个小孩,不过售票员已近习以为常。

    没办法,去市区的人多,可是车更多,除去公营性质的班车,还有不少私营性质的半黑车,以及跑省城的班车因为同路,还会抢走一部分属于他们的客源。

    甚至邻县去省城或者市里的班车因为要从这条路程最近的省道走,也会在半路上载走一部分客人。不过在镇子上有本县客车司机安排的人看着,遇到挂外地牌照的班车偷载客人,他们会拦车揍人,所以这些外地班车也只敢在一些省道沿途的村里偷偷的载上一些拦车的乘客。

    回到家,还不到午饭的点,石妈给石瑾做了碗长寿面,每个孩子都有一碗。当然,石瑜除外。

    午饭过后,石奶奶送过来几个煮鸡蛋,算是送给石瑾的生日礼物了。

    原本下午石妈会给薇薇上课,今天算是沾了石瑾过生日的光,放了假。

    临近冬日,石妈接到的缝纫订单越来越多,看顾石瑾的时间自然就越来越少。

    大概因为石瑾主见很强,小孩子从众的心理更明显,薇薇蓉蓉两姐妹基本上算是石瑾的跟屁虫。

    领着两个小丫头和四眼,石瑾也不敢离家太远,大多数时候都在堂屋里打转。

    随便教了两个小丫头一种简易的三角棋的玩法,石瑾便由着姐妹两个在哪里胡乱争吵的玩着。自己则开始思考接下来的打算。

    三岁了,做出一些稍微出格的事情也不会被当成妖孽。石瑾觉得自己能做的事情不少。

    服装设计这个石瑾老本行以后肯定不会再去做了。因为石瑾发现自己只要想着设计什么新款式的衣服的时候,脑子里总会冒出来曾经看到过的一些比较漂亮或者经典的款式,完全没有属于自己的想法。

    总是遇到这种情况,让石瑾觉得记忆力太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且也让石瑾觉得自己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服装设计师,叫设计拼接师还差不多。

    不过这个时候,那些碍事的记忆倒是可以拿出来,画成设计图,给杂志投稿,换点稿费。石瑾知道这年月稿费肯定很少,不过多少也是点收入。用石妈的名义,也不那么招摇。

    再有其他的,石瑾发现自己也只能帮石妈多样几只鸡。然而这时候农村里的人大多还是依靠自家的母鸡孵化小鸡,那种挑着一筐筐小鸡崽沿村叫卖的货郎还很少见到。

    想到自家的几只鸡,就看到它们出现在自己眼前,尾巴上涂了红墨水的鸡群被石瑾用掺杂了捣碎的蚕蛹的糠粉连喂了一个多月,体型已近比石奶奶家那群半大的小鸡大了好几圈。两个多月大,就已近和成年鸡的体型相差无几了。至于石瑾家原本的一公三母四只大鸡这时候也是大了一圈。

    留存下来的干蚕蛹已近所剩无几了,石瑾觉得自己应该去怂恿石妈卖掉几只半成年的小鸡,最好是能再买几只小鸡回来继续养,理由嘛!

    你看他们这么胖,吃得太多,不如我们把他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