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家有一姐 > 第九章 外公家屋后有两棵果树
    石爷爷最终还是被兄弟两个说动,同意了石志雄养蚕的事。

    晚上睡觉的时候,石妈盯着石瑾,想着之前大家讨论小叔子养蚕的事突然冷场的时候,小女儿突然开口到底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想着小女儿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蚕丝袄的方法。心里越发觉得怪异。

    “瑾瑾,你从哪里知道蚕丝袄的”

    “梅奶奶家的电视上看到的。”梅奶奶是石瑾家邻居,这会儿在村里算条件很好的家庭,黑白电视机村里可没几台。

    石妈坐月子期间没出过家门,这几天家务事一大堆,石瑾一天里几乎有半天都不着家。石瑾这个说法石妈算是认可的。看着蜷在自己身边睡相乖巧的小女儿,石妈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

    第二天一早石瑾一家准备动身去陈国富家,执意要带着狗出门的石瑾让石妈觉得这个女儿那里还有一点乖巧的样子。任石妈怎么打骂劝说石瑾都抱着四眼不放。

    没有办法石爸石妈只好把四眼塞进自行车的前篮子里,石瑾坐在横杆上,石妈抱着弟弟石瑜坐在后面,由石爸骑着车出了门。这样不懂事不听话的石瑾倒是让石妈打心底觉得这才是个不懂事的三岁小孩。

    跟石瑾一家一同出门的还有四叔石志雄,他被石爸强烈要去县里找三叔石志维,让他自己去说服自己的三哥,并让石志维带着去找一些懂养蚕的农业技术员好好请教一下。

    陈家铺离石家村很近,石爸骑着自行车带全家人和一条狗,在高低起落的山路上骑行了半个小时就到了。

    陈国富家明显比石爷爷家热闹得多。因为石妈这边一家人里这时候有工作的全是当老师的,又没有分家,这会儿又正值暑假。

    几个人凑了一桌麻将,其余的人则聚在一起聊天洗菜准备午饭。小孩子这会儿算上石瑜和石瑾的原表哥,现表弟徐明这两个只能被大人抱在怀里的男孩,能下地跑的就只有四岁的徐薇,三岁左右的徐蓉,陈昂,石瑾。

    四个小女孩这会儿都围在陈家老五陈永辉身边。

    舅舅陈永辉和四叔石志雄一般大,都是高中毕业一年,不过陈永辉更像一个技术宅,毕业后这一年的时间里都待在家里,房里一大堆工具,成天在房里摆弄一些收音机之类的电器。再不就是练功,武术套路或者气功。

    然而这个技术宅却是陈家所有第三人童年崇拜的对象。石瑾也不例外。

    石瑾以前小时候看着这一桌子的工具,总以为自己这位舅舅在搞什么大发明。这会一看,发现只是在修一些小家电。事实上陈永辉这一年时间里就是靠着给人修电扇收音机挂钟之类的东西有点小收入,才没有被陈国富赶出家门。

    小孩子的好奇心在陈永辉这里大多都能得到满足。这让石瑾的三位表姐妹都围着陈永辉不愿离开。

    石瑾在旁边看了几眼,发现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东西,于是转到了书柜旁边,舅舅的书柜比石瑾家的书柜里的书可要有意思多了。

    石瑾家书柜里除了一大堆小学高中的课本之外,就是石妈的那一套现代服装杂志以及一套毛选。

    舅舅陈永辉的书柜里最多的是电力学相关的书,然后就是小说,金庸的全套,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石瑾看了一眼好像还挺全的,不过这些石瑾大多看过改编的电视剧,兴趣不高。

    《金瓶梅》,可惜以前错过了,石瑾摇了摇头。

    《气功入门》《冥想的方法》,这都什么玩意。

    《少林长拳》,终于有石瑾感兴趣的东西。

    《水浒传》小人书石瑾眼睛都亮了。垫着脚从书柜里拿出几本小人书。

    屋里光线略暗,石瑾拿着从书柜里抽出来的三本小人书,走到门口,坐在门槛上翻看了起来。

    几本小人书保存的还不错,石瑾发现自己小时候可能看到过。

    想到现在还在流通的粮票,石瑾突然就对这些小人书没了兴趣,自己能接触到的都是没太高收藏价值的。

    石爷爷家在土改的时候破了家,外公陈国富在不久之前还是批斗对象。石瑾很清楚这两家里也不可能有什么古董留着让自己去发现。

    准备把书塞回书柜里的石瑾被陈永辉发现,从工作台的柜子里搬出一个纸盒就要塞给石瑾。

    “瑾瑾你喜欢连环画我这里有几箱,都送给你吧!”说完又用脚从旁边床底下沟出一个纸箱子。石瑾发现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人书。

    靠,石瑾虽然觉得这小人书不怎么值钱,可你这量也太大了吧!想都后世来外公家玩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这么多小人书,石瑾不禁猜测这东西到底是让谁给卖掉了吗?

    琢磨了陈永辉说的话,几箱石瑾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外公家了。

    “哪来这么多的连环画啊?”石瑾吃惊的问到。

    “我高中毕业的时候,班主任把他收缴了好多年的连环画都送给我了。床底下还有几箱。”陈永辉笑呵呵的回答着石瑾的问题。

    另外三个丫头抽热闹的喊着:“我也要,我也要。”

    这样也行?石瑾简直无话可说。

    “别抢,都有都有。”

    石瑾发现陈永辉在和小孩子说话的都是一种很平等的姿态。也难怪小孩子都喜欢围着他。

    石瑾还是对这些小人书没什么兴趣,不过担心陈永辉会不小心卖掉这些书,石瑾还是开口道:“我拿不动这么多书,舅舅你帮我收着吧!不要弄丢了,等我能拿得时候再来拿。”

    “嗯嗯,好,我先帮你收着。”陈永辉接过石瑾递过去的几本小人书,放回纸箱里。

    另外三个小丫头看到石瑾不拿,也把书扔回箱子里,喊着:“舅舅(叔)你也帮我收着,我长大后来拿。”

    陈永辉见大家把书都放回箱子里了,又用脚把箱子推回了床底下。

    这时候屋外传来外婆的喊声:“永辉!快拿网去塘里兜两条鱼回来。”

    陈永辉便起身领着几个小女孩去了堂屋旁边的小池塘里开始捞鱼。

    石瑾知道外公陈国富家有两个池塘,一个小池塘是只属于陈国富家的,另外一个大不少的池塘是属于堂屋里三家人共有。

    小池塘不足一亩地,水也很浅,不过鱼却不少。大池塘就不行了,陈国富在动荡年代里没少被另外两家折腾,对于三家共有的池塘陈国富根本没兴趣去打理,另外两家人也没什么本事打理好鱼塘。

    石瑾小时候还经常被外婆和石妈教导不要去搭理另外两家人。

    小池塘水深不足半米,淤泥大概一公分不到,对于十岁的石瑾来说都算很浅,可惜现在才三岁不到,放弃下水的打算。四个小丫头在池塘边看着陈永辉下了水。

    鱼确实有点多,陈永辉才下水,就惊动了旁边鱼,鱼儿乱窜一通,惊扰到了池塘里其他鱼,然后清可见底的池塘就成了一塘浑水。

    陈永辉拿着网兜随便兜了几下,就兜足了需要的两条鱼。

    吃完一顿丰盛的午饭,除了几个依旧准备打麻将的,以及两个要抱孩子的,剩下的人都带着家伙向着后山进发。

    后山里,有两课果树,此时正硕果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