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万法无咎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诨名熊黄鱼 雅拍千节竹
    归无咎与流泽四人的冲突,看来一触即发。

    讹诈不成,还被反将一军。若是流泽等人今日掏出一块灵石来,那么今后在各大妖族上下,也无脸见人了。

    青木城中禁制武斗。

    流泽四人眼神一对,拟和归无咎约定,到城外决斗一场。若是归无咎不敢接下,那就唯有在怨灵界中决胜负!

    但是,此时符节殿外的呼喝声传了进来,令这剑拔弩张的氛围戛然而止。流泽四人似乎的道讯息,留下一个“后会有期”的冷笑,便都相继呼啸而出,匆匆忙忙地离离开。

    不多时,与元姓妖修等人一道前来的同伴中,也返回了两三人,令归无咎、马振等人也得到确切消息。

    原来,本次九翼堂的的拍卖会生出变动。不但开始的时间提前了许多,就连规则也为之一新。

    若是去得太晚了,难免落空。

    流泽四人在此会中还会有大动作,所以不欲在此和归无咎纠缠。

    初入符节殿,得知两种牌符价格大涨后不久,很多心思机敏之人就已经猜到。孔雀一族若想大宰一笔,除了令符之外,九翼堂拍卖会这个大进项也绝不可能放过了。有心于求购法宝之人,恐怕要大出血。

    只是,孔雀一族也精明得很。其族中主事之人深知,牌符乃是必不可缺的刚需,只要来人心存万一之念,觊觎面见孔雀圣祖的大机缘,那么涨价百倍,你也只得乖乖就范。

    但是九翼堂中拍卖的法宝外物却不同。

    原本有一些与会妖修,或许对于自己的遮掩之功也极为自信,只是为了预防万一,才购下孔雀一族的法宝。倘若肆意涨价,那么此辈必定更倾向于铤而走险,未必就会买账。

    所以,在拍卖会这一头,孔雀一族并未简单粗暴的采用提高售价之法。而是看似“既有诚意”的做出决断,大大提升了本次九翼堂拍卖会的宝物品阶。

    据说连族中珍藏已久、供门中顶尖嫡传使用的秘宝,也放出来了至少数十件。

    闻得讯息,归无咎暗暗思忖,如此良机,的确是不容错失了。

    马振笑言道:“以文道友的身家,这次九翼堂拍卖会,必定会大显身手。马某虽然只求一两件兵刃,但是也想随文道友同行,也好涨些见识。想来文道友不会嫌弃吧?”

    又道:“文道友放心。纵然你有亿万身家,马某除了方才所借的五亿灵石之外,绝不会再开口了。”

    归无咎淡淡一笑,道:“马道友说笑了。”

    不过就在此时,元姓妖修适时出言道:“我等入了青木城中,尚未来得及租用洞府,便直奔符节堂而来。这拍卖会纵然今日开启,至少也要持续数日。归道友是否要先去定下一处洞府?”

    归无咎点头道:“元道友之言甚是。”

    马振见状也不勉强,随手丢来一枚寸许长短、小指粗细的青灰色石条,道:“文道友那就先去定下府邸。马某在九翼堂的门前等候道友。”

    “九翼堂虽然人烟云集,但是有此物为信,相距数里之内,随着色泽深浅变化生出感应,不难再会。”

    归无咎坦然伸手接过,随口应下。心中一笑,这马振似乎是拴上自己了。不过无论他有何等图谋,用心是善是恶,自己又何惧之有?

    处理洞府安置之事,甚是简易,并未耽搁归无咎太长时间。

    其实,青木城中所谓的“洞府”,既无“山”,也无“洞”,更无“府”。所租赁之物,不过是等阶不同、威能各异的几种奇妙禁阵所圈之“地”罢了,费用卜算昂贵,比之购买牌符的用度,只是九牛一毛。

    元婴境界,对于各人心中的目标来说,还不足挂齿;但是以下层修道者的视角来看,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高阶修士。

    当年归无咎出行之时,只不过是灵形境界。临时堪为洞府之用,如“山水重楼”等飞舟法器,就不止一件。这些妖修同道,来到此地的都是大有身份之人,更不见得会缺了此物。

    府邸本身还是小事;更重要的是孤身在外的禁阵防卫。此等手段,各人随着身家背景不同,手段高低就不可避免的显露出差距了。若给人钻了空子,难免生出事端。

    除此之外,若在青木城中各显神通,自行划界设禁,必然导致纷乱不整,失去了重城庄严。

    青木城中所提供的解决办法,是划拨出一大片地界,布下十余道子母连环阵图。每一道阵图之中,包含了千万个独立的小阵,防御力之强,超过绝大多数来客自家所备的手段。

    待你领了阵诀锁钥,其中空空荡荡,只是二三里空间,任你安置自家作为洞府之用的飞舟法器一流。

    不过,归无咎随着元姓妖修来到安置府邸之处后,问明理事之人。得知除了十余道连环子母阵图外,其实还有十五六个独立的阵图,品质非同小可。

    这些独立阵图,所立阵法的防御之强,几乎足以挡下妖王一击。只是这独立的阵图和寻常“洞府”价格悬殊,租上一日,便是千万灵石。

    归无咎考虑一阵,最终决定求个安心省事,便选择了一道独立的阵图。

    元姓妖修看在眼中,面上虽然不显,但是心中却更笃信了几分流泽四人之言,对于归无咎的身份意图,暗中生出许多揣测。

    只可惜元姓妖修所选择的是普通府邸,二者间的距离相去甚远,只得暂时分道扬镳了。

    归无咎取得禁阵令符之后,进入自家“洞府”之内,安置下一座暂为洞府之用的飞舟。

    此物貌似一座圆坛,上下尽呈黑铁之色,阵力交错,隐然透出物外尺许。其精致绵密之处,或许不如当初“山水重楼”;但是若论构造繁复扎实、皮糙肉厚,却要远远过之。

    此物乃是取自云中派,乃是门中化神、步虚修士出游所常用的临时府邸。随着归无咎修为渐高,当初自越衡宗内所搜集的一些物品,用处也渐渐变小,逐步地被新物取代。

    有了这座府邸,就算这被吹嘘的神乎其神的独立禁阵真的有什么闪失,归无咎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立下洞府已讫,归无咎便将“谢玉真”取出来,又唤醒了沉睡许久的小铁匠。

    小铁匠听说有重宝迭出的集会,大为欢喜。不等归无咎吩咐,便忙不迭的钻进“谢玉真”的身躯之内。

    归无咎见状吩咐道:“这回并非是假扮真人。此物在怨灵界中,要以傀儡面目示人。所以璇玑真人还是要克制一些的好。”

    小铁匠随后应下。只是瞬息之后,那傀儡四肢一颤,双目一眨。连肤色也泛出细腻光芒,透出一道道足以乱真的活人气息,便自顾自手舞足蹈起来,分明没有将归无咎的话听进耳中。

    归无咎暗暗摇头,也就不再勉强。

    关于法宝器物、珍稀材料,虽然归无咎自忖已经算是博闻多识。但是和小铁匠作为器道真宝的灵觉比起来,那自然还是远远不如的,总有许多要仰仗他的地方。

    洞府处置妥当,归无咎与小铁匠也不耽搁,立即往九翼堂方向悠然出行。

    来时归无咎和元姓修士一行人同行,似乎还很是低调,至多只有一些妖族修士,看到有人修前来参与“孟冬田猎”之会,多出几分好奇罢了。

    但是现在短短一两个时辰之后,似乎认识他的人已经多了起来,并且相当一部分人,脸上写满忌惮。

    忌惮之外,还有毫不掩饰的敌意。

    看来符节殿中所发生的波澜,已经一传十,十传百,以最快的扩散出去了。

    来到九翼堂门十二道门户之前,按照掌中石条的颜色深浅变化,归无咎兜了两圈,果然轻易的寻到了早已在此等候的马振。只是此时马振立在门前,似乎正在闭目养神。

    归无咎朗声道:“马道友。”

    归无咎刚一出声,周围许多妖修似乎一个激灵,纷纷转首望来。面上的警觉与敌意,较路上行人更加浓厚,也更加露骨。

    归无咎眼尖,早已看到,侧门不远处立着一人,正默默地用阴沉眼神打量着自己,正是不久前刚刚结下梁子的流泽。

    流葵、流甘等三人,分立于十余丈外。

    然而,往来的列位妖修,对其冷眼戒惧的固然很多,但也有不少人,依旧对其很是热络的打着招呼。好像流泽等人的人缘,比归无咎反倒强上不少。

    马振面上含笑,冲归无咎微微一礼。他一眼瞟过,自然将二人周围的众生百态尽数纳入目中。

    迎着归无咎,马振笑言道:“不过一两个时辰功夫,文道友俨然已经是青木城中,诸位同道心目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了,真是可喜可贺。”

    归无咎摇了摇头,道:“文某先前听说,妖族之中,唯有本族同胞,方有血脉亲疏上的认同。出了族门,皆是外人。但是今日一见似乎此论颇谬。至少,人妖之间,还是显出了亲疏分别。”

    归无咎言下之意甚明。

    天茫山流泽四人主动出击,先后讹诈了炎青山和他归无咎,而归无咎只是被动反击而已。但是看现在这情形,似乎一众妖修,对于他的敌意,还要比流泽四人严重得多。

    由此可见,纵然是不同种族的妖族,似乎也要比人族更为亲密。

    马振缓缓摇头,笑道:“文道友这一回是想的岔了。”

    “流泽四人,之所以能够针对指定的目标出言讹诈,那是因为有‘烛灵巧目’为凭。纵然是在怨灵界中,大家变幻了身份,他以气柱显化的战力高低威凭,也不怕认不出你的真身来。”

    “但是文道友出言对于这四人的威胁,让其交出四千亿灵石,依据又在何处呢?”

    归无咎双眼一眯,若有所思。

    马振坦然续道:“若文道友符节殿中之言,是真作如是打算,而非逞口舌之快的话。那么在旁人眼中,无非是两种可能。其一,是道友和流泽四人一样,同样身具一种辨别与会者身份的秘术,或者秘宝。”

    归无咎瞬间明悟,接口道:“第二,是要将所有走‘争符’之道的与会者赶尽杀绝,所以才不怕走漏了一个?”

    他这一句话说出口,倒像是主动承认一般。周围一众妖修,几乎个个都散发出恍如实质的法力气机,敌意更浓,几乎蓄势待发。

    马振哈哈一笑,道:“虽然有别有用心之人推波助澜的因素,但是其实……这也算是一种较有依据的推测。毕竟,在‘烛灵巧目’的探测之下,道友的确是目前实力排名数一数二的人物。若是对于自己的实力足够自信,这的确是一种最容易想到行事之道。”

    “现在青木城中,在符节殿、九翼堂这样的人烟聚集之地,瞬间流传开来。有一个人道修士,抱着举世皆敌的意念加入了本届田猎之会。”

    “相比之下,流泽等人固然令人生厌,但是在许多人心中还指望着,他们四人所持之宝在会上将你揪出来。然后——”

    归无咎接口道:“然后群起而攻之?”

    马振欣然颔首。随即,两人相视大笑。

    归无咎忽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仔细一琢磨,忽地心中一动,问道:“马道友走的是……”

    马振与归无咎四目对视,坦然道:“自然是‘争符’一道。”

    归无咎眸中光华一闪。

    但是马振旋即道:“马某人与文道友的利益冲突,自然会有妥善的解决办法。眼下何不进入殿内,先览法宝,再言其他?”

    归无咎几个念头闪过,缓缓点头,道:“好。”

    两人肩并肩踏入九翼堂内,留下许多形形色色的旁观者,侧目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