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非酋变欧之路 > 第五十八章 良心在线
    非酋变欧之路正文卷第五十八章良心在线但凌霄并不觉得对方的良心在线。

    事实上很多做官的人在做官久了就会忘记初心。

    而向往清官的老百姓一向称呼官员们是他们的父母官。

    希望当官的人对待底下的那些百姓时有做父母的慈爱之心。

    很多时候官员的确说自己是那些老百姓的父母,身份上高高在上。

    但他们不是想要把一碗水端平的父母亲,而是偏心极个别儿女的父母。

    对他们所不喜欢的儿女们努力压榨,恨不得压榨出来他们身体最后一滴油。

    而压榨出来的血肉就用来供养官员和他们所钟爱的儿女,还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尽力。

    就像是这位焦尚书一样,听到凌霄的话后也没有什么良心煎熬,有的是那种被人揭穿的愤怒。

    呵呵!凌霄自然能感觉出来对方并没有什么想要忏悔的想法,有也是想着怎么抹去罪恶的痕迹吧?

    好在是凌霄就没有高估对方的道德底线,事实上焦家的人早已经突破了律法底线,但人家还会安然无恙。

    这一点凌霄早就知道,但还是试了一把焦尚书,知道结果后并没有什么失望,在一开始她就没有报什么希望。

    没有希望自然就没有什么失望,另外焦尚书这些年来就一直自我标榜自己是来自民间的官,绝对那种爱民如子的人。

    结果今天竟然却被凌霄点出来陶家这件事上他根本就想错,陶家根本无罪,什么搞决堤导致洪水的罪孽根本就不存在,他的报仇根本就是无理。

    他怎么可能承认?这是完全颠覆了他之前的报仇基石,也就是说他所谓的报仇根本就是一场作孽,那么凌霄刚才所说的报应也就更加让他感觉很刺耳,不想面对。

    拒绝承认后却又被凌霄点出来焦家干出的事情,为了贪图富人家的钱财竟然杀掉家里的男人,然后人财两得,说不定有一天会有人也会打着报仇的名义而来杀掉焦家全家,就如同今天一样。

    “哈哈!让我看看,在焦家的淫威下死了多少家人?除了陆家,还有一次某个价值万金的车队直接被你们焦家人给抢走,就给了一文钱,就不算是白抢,而是付费了。”

    说到这里时凌霄啧啧称奇,弹了一下手里的那一叠纸,微微斜着眼睛看着焦尚书,神态上带着几分蔑视的感觉,为民做主的焦尚书不过如此。

    这段时间里凌霄一直很紧张,生怕皇帝让十八娘马上出嫁,那么怎么可能有机会处理和焦尚书之间的恩恩怨怨?

    好在皇帝说等着天气凉快再让絔蓦出嫁,凌霄自然抓紧时间处理问题,尤其要调查清楚焦家各方面的情况。

    焦尚书因为没有调查清楚就随意算计别人,从来导致在那一次的天灾加人祸中死去了特别多的无辜者。

    极力反对这种行为的凌霄自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她花费不少金钱和时间来调查清楚相关的情况。

    而焦尚书这人风评到底如何,属于重点打听的部分,而且是从各个方面上调查清楚他的情况。

    很快最表面上的一些资料先到达,凌霄就发现焦尚书其人猛地看上去整个人都不错。

    首先他属于官员里比较洁身自好的一个,一般也没有人发现他收受什么贿赂。

    第一个感觉焦尚书就是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让一般人看了后很感动。

    但凌霄不属于一般人的一个,原主和他之间有着灭家的刻骨仇怨。

    她不可能因为几份说焦尚书好的报告,就这么轻轻放过。

    至于那个清廉的名声,凌霄也是带着几分怀疑的。

    在很多时候是需要自己深挖一番情况。

    不然将来该怎么对原主交代一下?

    跟下去凌霄开始调查焦家人的相关情况。

    发现焦尚书也许是清白,但他的家人不一样。

    为了让焦家飞黄腾达,焦家人做了不少丧心病狂的事。

    凌霄不得不怀疑焦尚书应该知道些关于焦家人所做的事情。

    但因为他一向也多是在官衙中,也可以说自己没有察觉出来漏洞。

    可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有失察之责,只能是勉强说为官是马马虎虎的。

    他的家人之所以会这么大胆地做了这么多坏事,因为他是有实权的官员。

    甚至凌霄怀疑他的家人是听从他的话,为了钱财、私利肆无忌惮去压榨其他人。

    他之所没有多少劣迹,并不是他有多么的高尚,更有可能是因为他没有机会出手罢了。

    凌霄带着几分探究的目光看了一眼焦尚书,从陶家事上看,她从心里不相信他是清白的人。

    一个想要成为好官的人,即使是遇到情况也会仔细调查一番后,用各个实证证明对方的确是有罪。

    而不是想当然确定别人的罪责,更何况他为了所谓的自己的一己之仇,不惜伤害到其他的人,没有后悔。

    到了现在还口口声声地说:被牵扯进去的无辜者,那根本就是自己的命,这种双标GOU真的是令人眼界大开。

    焦尚书此刻还是不死心,留下的暗手一个就没有什么作用,这说明没有人能够救他,那么他会这么就束手就擒吗?

    不能!想不到这个陶家人好生狡猾,怪不得刚才一直都是老神在在,听到自己大声叫嚷也是装作没有听到,可恨!他小看了陶家人。

    刚才还以为自己能够教训一番这个稚嫩的陶家人,结果到了现在他自然看出来对方早就偷偷地搞定了那些有可能来的奴仆、保镖,他白高兴了一场。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自己家里遇到一个允文允武的人,还心思十分缜密,将焦家人的事情查的是一清二楚,对方想要做什么?

    凌霄在行动之前早就做好准备,她想要让京城里的权贵们知道,有时候不要以为有了钱、权势,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一次来之前就特意准备给京城里的人准备了一些好东西,她为了这一次一直琢磨出来怎么报复的方法。

    凌霄当然知道不可能把那些无视人命的权贵们都弄死,这要杀多少人才行?只怕京城里要血流长河。

    要是原主回来知道凌霄敢这么做事,只怕整个人都会吓傻,根本不敢和凌霄联系所谓交接。

    凌霄想了一下原主的性子,那种杀伐果断不是原主能够做的事情,会不会吓坏看原主?

    她没有一个大招下去秒人的实力,这个身体还是属于凡胎肉体,也会精神崩溃。

    凌霄感觉要是这么干,只怕是今后的岁月里原主不会好受,活得十分自责。

    那么她仔仔细细思索一番后,准备好好给那些权贵们送上一个超级大礼。

    这多亏上一次在仙侠世界里搞倒不少配方,而且原材料十分充沛。

    她就炼制出来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一种叫做蜃楼的药。

    具有独特的功能:让闻到香味的人睡着后开始做梦。

    如果这人属于那种十分老实人,倒是不怕。

    也就是一次比较平常欢乐的梦境而已。

    如果是喜欢作恶的人,在睡梦中的遭遇正好相反。

    会成为被欺凌的人,绝对让不少人晚上睡觉后吓得不敢睡。

    当然这么搞,也是为了掩饰住一件事:她打算和焦尚书好好谈谈。

    看着焦尚书一再的否认,不停地摇头,她说:“那么你还有脸说陶家?”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浓浓的嘲讽,看着一脸不服气的焦尚书,轻轻笑了一声。

    “陶家几百年来一直自掏腰包在枯水期修建河堤,才保证了每一次洪峰到来时没有被冲垮。”

    “可以说庇护了一方父老乡亲,陶家人的确不可能都是好人,但陶家在这一方面的确是没有做错事。”

    “甚至可以说大有功德,如果地下有阎罗殿的话,就可以看看你到底做了多少孽?而你做过的孽会不会触及你的祖宗?”

    听到凌霄这句话后焦尚书脸色又变了几次,他想要说什么,想要说自己根本不相信凌霄的话,却最终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此刻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本在他看来是理直气壮的事情,变的是自己错!

    不不不,这怎么也不是自己的错,焦尚书当然不想承认淹死陶家人是自己的错,他不可能做错事。

    但他心里很明白,有可能是真的错了,焦尚书的身体有些摇晃,事情怎么会发展道路这一步?

    她一向是自我标榜自己属于道德高尚的人,就算做了一些违背本心的事,也是迫不得已。

    是周围的环境逼着他做出的选择,他一直是活的理不直气也壮,错的从来不是他。

    其实随着时间的流失,他发生很多的变化,不再是那个来自小村庄的人。

    他完成了鲤鱼跃龙门的壮举,将小小的焦家变成了官宦人家。

    娶妻纳妾后生了不少儿女,后来又生下一代。

    整个焦家在他看来马上就要兴盛起来。

    在他看来这就是成就,可这一切又要失去。

    这一刻的焦尚书不想被人知道今晚所发生的事情。

    他的手掌悄悄地活动了一下,此刻的他有了新的打算。

    甚至他感觉只要凌霄死了,那么一切就会恢复成原来的轨迹。

    既然不想着暴露目标,焦尚书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弄死凌霄。

    而凌霄感觉出来对方的杀意,对方是那种高官,自然没有什么收放杀气自如的本事。

    凌霄感觉出来杀意,她也算是一个经历过不少杀戮场面的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出来这种杀意?

    她现在就等着焦尚书的动作,虽然很细微,但一直没有停止活动,应该是想着怎么活动好自己的身体。

    就见焦尚书身体猛地一个趔趄,整个人就朝着一个方向跌下去,而一直抱臂站着的凌霄只是看着,并没有想要往前。

    她的嘴角微微上翘,带着几分说不出的玩笑,想要和她比较行动力吗?好啊!她想要看看对方能够怎么做?看看他最后的挣扎。

    就见他已经倒在地上,在地上一滚,就听一声剑鸣,抽出来一把剑,这应该是尚书大人特意放在这里的,尚书这人其实结过不少怨,也曾经遭遇过不少次暗杀。

    这让他具有怎么预防暗杀的经验,而且是那种飞快增长自己的经验中,这个书房中就藏了好几把剑,以防备随时可以遭遇的暗杀。

    而这一次凌霄的到来是他所见过最厉害的一个,焦尚书有种感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自然想着怎么弄死凌霄。

    只是他没有机会看见凌霄的表情,要是真的看见,第一个想法不是进攻,而是想着怎么撤退逃离书房。

    就见他飞快地起身,然后怒吼一声,挥剑就劈下来,能看得出来他曾经练过,比一般人身手敏捷。

    剑劈下来时没有什么迟疑,他没有什么想要放过凌霄的想法,这一剑就是想要她麻利地去死。

    而就见她就站在那里没有动,也不知道是惊讶地动不了?还是别的原因?有些不对!

    这一刻的焦尚书对凌霄是有一丝迟疑,却很快抛弃了这个有些软弱的想法。

    她的到来有让焦家覆灭的危险,在他眼里焦家人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对方能够掌握这么多的东西,根本就是想要焦家去死。

    在死焦家人?还是死凌霄这个简单的选择题上。

    他没有别的选择,要保住自己的家人。

    能够大义灭亲的人很少。

    他自然不是那种十分高尚的人。

    选择让凌霄死,就可以保住整个焦家。

    也保住自己的名声,这个选择是必然的。

    至于陶家人该不该死?在他眼里并没有什么问题。

    杀错了很正常,他自己当官之后手底下也不是全部干净。

    原本就是有几个冤魂,想要在仕途上前进,难免会做脏事。

    想要比别人升的快,除了学问外,更多是靠着自己的政治手腕问题。

    他一个人跑出来打拼,就没有多少人脉关系,就算是娶了家里有些关系的妻子。

    但他的岳家也有自己的孩子,自然是想要顾及自家人,才能到了焦尚书这个女婿身上。

    对此焦尚书心里实在是不怎么高兴,因为在官场上厮混一番后的他,知道他最欠缺的是人脉。